蘇貞昌回鍋再接任行政院長,如何立即管控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生效後對台灣的風險,是新內閣將面臨的重大財經政策挑戰之一。過去賴清德內閣曾積極尋求參加CPTPP接納新成員第二輪談判,卻因國內通過核食公投引發日本不滿而止步。由於CPTPP生效已在區域內具體形成新的貿易規則,並開始衝擊台灣的對外貿易供應鏈,以及弱化台灣企業的國際市場競爭力,新內閣恐需設法把CPTPP生效風險降至最低程度。

眾所皆知,台灣因政經環境特殊,短期內要加入CPTPP並非易事。從過去爭取加入由美國主導的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開始,到尋求參加由日本主導的CPTPP第二輪談判,都必須先行與所有簽署國展開貿易談判以取得同意的條件,而台灣迄今只與新加坡和紐西蘭簽訂經濟合作協議,尚未與CPTPP其他主要簽署國日本、澳洲、加拿大、墨西哥、秘魯、智利等簽訂任何形式的自由貿易協定(FTA)。若按照各國加入CPTPP的談判經驗看,短期內(3~5年)台灣應很難如願加入。

儘管如此,為了不讓台灣在區域內被邊緣化,經貿外交部門仍需不斷努力爭取各國支持台灣加入CPTPP,並採用「已開發經濟體」名義作為參與談判的有力槓桿。但必須提醒的是,目前國內各界對加入CPTPP已有共識,政府各部門似可減少宣導加入CPTPP有什麼好處的重複工作,反倒應該投入更多資源去研析和掌控產業界已遭遇什麼出口競爭威脅,繼而提出應對策略,並有效控管風險,才是具體協助產業生存發展和確保國家經貿利益之道。

回顧過去10年來政府經貿部門先後多次進行加入TPP和CPTPP對經濟產業影響的量化評估。不過,因CPTPP大致沿襲著2015年10月完成的TPP文本內容和規則,而近3年來數位(digital)技術快速進化,當前數位貿易所帶來的經濟價值遠比過去成長約13倍,總值達到5兆5,000億美元,因此脫胎於TPP的CPTPP文本內容和規則顯已無法完全反映現在的貿易現狀,連帶使得經濟產業影響量化評估存在失準問題,也可能誤導了經貿部門在制定加入CPTPP後的經濟產業策略方向。

然而,目前最嚴重的CPTPP生效風險,則是CPTPP所採用的完全累積規定(Accumulation)之原產地規範,亦即今後某一最終生產國從其他成員國進口的原料和中間材料,全都可被視為該國原產,並適用優惠的原產地規則,至於非CPTPP成員國則不能享用。此一新規則不啻舖造了CPTPP區域內新型供應鏈,已直接衝擊台灣與越南、馬來西亞、日本、墨西哥等成員國的傳統供應鏈,並導致減少從台灣進口紡織業、汽車業、機械業、石化業等原料和中間財,進而波及經濟成長和就業。

尤其上述完全累積規定之原產地規則所帶動的區域內新型供應鏈,已創造出新的CPTPP區域內商業模式,將改變區域內現有跨國企業的營運模式,促使海外企業回流母國投資生產。舉日本為例,它在東南亞CPTPP成員國投資之企業,已開始把營運總部遷回國內,再利用進口自這些國家的原料和中間財,組裝成最終產品並掛上日本品牌出口到其他CPTPP成員國市場。相對的情況則是,台灣部分紡織業、石化業、機械業等為享受產品免關稅出口到CPTPP成員國市場,都已陸續直接轉赴也是CPTPP成員的越南、馬來西亞或日本投資。此一趨勢已嚴重衝擊台灣的吸引外資政策和本國產業發展根基。

總之,面對CPTPP生效,超過5億人口的亞太巨大市場誕生,加上區域內農工產品高達95%品項免關稅,台灣因無法同享免關稅待遇終將喪失出口貿易的競爭力。再加上CPTPP的完全累積規定之原產地規則,在區域內建構了新型供應鏈,也迫使台灣與相關國家長期存在的供應鏈有遭到「被斷鏈」的風險。

最後呼籲新內閣須正視CPTPP生效帶給台灣的風險,台灣雖屬亞太供應鏈的重要一環,但並非唯一供應方,理應務實而謙卑來面對CPTPP生效,並利用其內容和規則尚未完全落實之前衝衝衝,加速改造國內產業發展環境,支援附加價值在中低段的產業如通訊、工具機、LED、太陽能光電、石化等升級轉型,甚至卯全力創造有利基可能性的生技、電信與網絡、綠能等明日亮點產業,才能拉大台灣產業的國際市場競爭力,以及在CPTPP時代找到不易被替代且具相對優勢之地位和發展空間。

#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