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之喬近來在新書中分享多年前走出憂鬱症幽谷的心路歷程,以「有時候人生中以為的大便,其實是禮物」勉勵大家,自剖當年罹患憂鬱症就是活生生例子,憂鬱症在她看來就是人生中的大便,當時還有惱人的合約問題,但現在回頭想到種種經歷都是禮物,「我知道很多人跌倒後就沒再爬起來,但一個人如果能跌重重的一跤又爬起來,那是很大榮幸,那會變成別人拿不走的力量,我自己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曾之喬現在對於「紅和不紅」沒那麼害怕,有時看一些演員對收視率很緊張,她卻從來沒什麼感覺,「身為一個演員,當下接受導演指令演出,中或不中,盡力了。不能說輸贏不重要,因為它也是一部分,如果直接切斷就是逃避。但永遠把輸贏看得那麼重要,那就永遠不會知道在這過程中盡力有多爽,因為只想著一定要贏,肯定會被牽制,過程中就會忘記享受表演、變得不踏實,不管輸贏,說不定還有意外驚喜。」

心念開花店

當初她拍偶像劇《寶貝四千金》,是以最後一部戲的心情去拍的,「我不是遇到低潮,而是當時是最豁達的1年,我覺得我有很多事要做,不想再搞演藝圈了,一輩子為了演藝圈這個來那個去,我想要做別的行業」,她當時想開花店,沒想到花店沒開成,該劇卻成了她演藝生涯的轉捩點,「我變成有戲可以選,在那之前我都是求人家、還要被挑,瞬間好像命運翻盤一樣,演藝事業又忙碌起來。」

她感嘆這高峰不知不覺又過了4年,想開花店的念頭沒斷過,「我太想做某件事的時候就會去了,哪天真的開花店,我會當重心不會當副業;拍戲真的太累,我沒決心一輩子當演員,當然也不能鐵齒。」她去年說她不拍戲,果然說到做到,「我不演戲不會死,不是不會餓死,而是『演員』沒辦法定義曾之喬這個人,演戲只是我其中傳達訊息的媒介、說我想說的故事,所以沒有非要演個幾10年,唱歌又更沒這個決心了。」

人生倒著活

曾之喬出道得早,生活態度從緊到鬆,人生是倒著活,她12歲就決定要當歌手,當時給自己的期限是18歲要發片,沒想到13歲就被發掘,「我當時覺得凡事要照我的計畫發生,最後所有事情不但發生還超前,後來拍戲,我也曾計畫1集要拿多少錢,拿到了,心卻病了(憂鬱症)。」人生重來過,還想這麼早出道?曾之喬認真說:「我滿相信命運的,以我的理解,它還是必然會發生,逃不了。」

#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