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甫生寫詩題材廣泛,內容豐富。除了自己所見所聞可以寫詩,看電視有了靈感也一樣可以寫。她在電視上看到台灣紀錄片,一樣寫出「阿里山裡千林秀,日月潭水影雙留……」和台灣有關的詩。她心生嚮往,盼望寶島早日回歸大陸。

「三月東湖春光好,櫻花嫵媚桃花嬌。再過數日驅車看,牡丹花飛更妖嬈。」 去東湖遊玩,她對美景流連忘返,回來途中就已打好稿。「阿里山裡千林秀,日月潭水影雙留。曉風清拂桃花渡,無邊海浪伴海鷗。家宴不離石斑魚,紫霞杯滿高粱酒。淡淡明月悠悠舟,何日伴我寶島遊。」這是她從電視裡看到介紹台灣的紀錄片寫的,朋友聽完都豎起大拇指。

上了年紀,朱婆婆很少出遠門。電視節目漸漸成為她創作的題材,時事新聞、地理中國、經典傳奇、海峽兩岸……「電視就是我的腳,他們講故事,我就做筆記,寫詩歌。」她說,老伴也不跟她搶遙控器了。

寫詩以來,朱婆婆經常達到癡迷的狀態,有時一天別的事不做,只顧著寫詩。家務事大多都交給了老伴張長貴。搬到新家後,朱婆婆特地準備了一間書房,老伴還給她買了書桌、筆和本子,方便創作。

「我們身體不好,她寫詩也是打發時間。」張長貴說,他覺得老伴寫詩後,人的精氣神比以往好了很多,像是年輕了幾歲。 不過,朱甫生給兒子、孫子都寫過詩,他希望抽空也替自己寫上一首。

#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