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世代」出身、貪腐總統陳水扁重要文膽羅文嘉,2008年立委敗選後退出政壇,享受田野之樂。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受到重挫,「野百合世代」進入權力中樞,羅文嘉受卓榮泰主席之邀出任民進黨祕書長。剛剛上任,就對民進黨的敗選及台灣未來提出了鮮明的看法,替民進黨吹起了敗中求勝的選戰號角。

羅文嘉將2020大選定位為兩岸殊死戰,將台灣命運與民進黨的勝利畫上等號,意味民進黨將再度祭出老招,利用民眾對中國大陸的恐懼感進行情緒綁架,以遮掩施政失敗的頹勢。放在全球戰略架構急速變遷的視野,羅文嘉的戰略選擇非常危險,台灣也不應該繼續被恐懼綁架。

羅文嘉曾經是民進黨最厲害的文宣及競選智囊之一,有「空軍總司令」之稱,淡出政壇近10年後再出江湖。他表示「希望我的孩子,還有很多下一代,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能呼吸自由空氣,持續享有前人所累積的台灣民主成果與生活價值」。言外之意,他很憂慮下一代將無法踩在自由泥土上,言論自由將受到威脅。他認為台灣人生活方式與價值的最大威脅來自中國,一個獨裁且不夠文明的政權。

對台灣命運的擔憂,不只存在羅文嘉心中,也存在台灣所有人的心中。兩岸主權重疊,數十年來台灣一直在大陸統一的壓力下勉力求生,也益發珍惜努力建立的生活方式及民主自由價值。至於採取何種方式才能維繫台灣的發展、保護人民的自由、安全與尊嚴,民進黨主張和中國大陸對抗,國民黨則傾向合作。歷史的發展不會只有一個正確的答案,各政黨可以提出自己的主張供選民抉擇,選民才是最後的裁判。

但長期以來民進黨選戰手法,是把兩岸敵對導入內部,在內部畫出敵我戰線,拋出賣台紅帽子指控對手是中共同路人,自己是唯一真心愛台灣的政黨,煽動民眾恐中情緒,以求取選票的極大化。羅文嘉對下一代能否呼吸自由空氣憂心忡忡,認為台灣最大威脅是獨裁且不夠文明的中國,就選戰策略而言,是把2020大選定位為台灣面對中國的生死存亡之戰,再次把台灣內部的選舉導向成兩岸之戰。

民進黨一貫的手法,先把選舉定位成兩岸之戰,再把自己和台灣命運綁在一起,二者儼然成了同義詞,民進黨輸台灣就完了,為了保衛台灣,選民務必票投民進黨。這個邏輯其實並不成立,把民進黨定義為台灣生存的命脈,是極大的傲慢,也是利用恐中心理進行情緒綁架的話術。把兩岸的敵我戰線拉到台灣內部來操作,結果是社會一次又一次被撕裂,傷口永遠無法癒合,整個國家內耗弱化,無盡消耗在相互的猜忌仇視中。把選戰操作成兩岸生死鬥,不僅壓縮了理性討論兩岸政策的空間,更限制了兩岸破冰和解的機會。

在另一方面,在選戰中大打兩岸牌,還能夠遮掩民進黨政府施政的無能。其實羅文嘉也坦承,民進黨的品牌形象出了問題,但之所以如此,不是形象包裝沒做好,而是政績會說話。「討厭民進黨」成了全民最大黨,不只是因為兩岸關係急凍,更是許許多多施政不當或言行惹厭集結而成的後果。一例一休、年改、薪資追不上物價、黨產會抄家奪產、促轉會當東廠、拔管死不鬆手等等,都和兩岸沒有任何關係。民進黨在內政經濟等許多方面表現欠佳,惹來民怨沸騰造成九合一慘敗,不能全推給兩岸問題。

其實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可以欺騙少數人,也可以騙得一時,但沒辦法永遠騙倒所有人,民進黨的慣用操弄手法,如今民眾已經看透透。儘管府院祭出恐中牌,猛批中國介入選舉、製造假消息,卻改變不了選民驛動的心,民進黨執政超過20年的高雄仍然變天,讓藍綠版圖大翻盤。操弄久了,民眾總會清醒,明白台灣的存亡不在某一個政黨身上,兩岸間除了對抗與衝突,還有和解與合作的選擇。能給人民好日子的,才是好的執政團隊,靠恐中牌撕裂社會攫取選票的手法,已經被選民看穿了。

執政才短短2年,民進黨的品牌就已跌落泥塵,完全是因為施政太讓人失望,掌權後的囂張跋扈更是醜陋不堪。羅文嘉如果真有心改善民進黨的品牌,答案不在向對岸或內部找敵人,而是切實反省檢討民眾要的是什麼,好的施政才能給國家成長,也才能真正保護台灣的生存。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