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4月起,我們對美元的預測從持平轉為看漲,而美元指數亦於2018全年呈現近5%的漲幅。來到2019年,當前在四大主軸的支撐下,雖然美國聯準會(Fed)將放慢升息腳步,但我們認為美元匯率將獲得支撐。

升息止步 美元未必下行

1.全球經濟放緩對美元有利─今年開始,全球經濟放緩的跡象不斷增加,市場情緒低迷。如這種趨勢持續下去,日圓表現出眾的機率升高(見圖),但美元亦不會落後太多。如有必要,Fed可以通過降息和重啟債券購買計畫等政策來刺激美國經濟。其他G10集團國家的央行,特別是歐洲央行,則因需保護經濟免受衰退影響,而相對缺乏操作空間,且其貨幣貶值反而可能為提振經濟作出貢獻。

2.美元仍是G10的高收益貨幣─此外,儘管全球經濟成長放緩,但當前並未有跡象預示更具威脅性的經濟衰退。在這種情景下,政策和週期性動態仍是關注焦點。即使Fed今年停止升息,但我們認為這不一定指向美元下行,因為不僅僅是其利率的變化,其利率的水準也要納入考慮。當前美元仍是G10集團貨幣中的高收益貨幣,其他貨幣難以與其競爭,彼此利率差異仍然相當顯著。

3.政策利率變化不太可能削弱美元─即使我們關注Fed利率政策的鴿派轉變,美元的前景依然看好。目前市場預測2019年美國不會升息,但我們認為Fed仍會在9月升息一次。其他央行雖可能會加入緊縮陣營,但僅僅提高利率是不夠的,且一次性的升息也較不會對貨幣走勢造成很大影響。

4.倉位數量與貨幣走勢未必正相關─部分觀點認為,當前投機者已經呈現淨買入美元,意味著美元無法進一步上漲;但從歷史經驗觀察,目前美元的多倉水準與2014年中期多倉水準跟大致類似,但當時美元仍繼續上漲趨勢。此外,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倉位過重並不意味著反轉,而僅是可能使波動的範圍擴大。

儘管隨著經濟成長放緩和Fed升息預期降溫,美元的走勢可能不像去年那麼樂觀,但匯率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如果美國經濟成長放緩,其他貨幣實際上比美元更容易受到衝擊。

我們認為,其他央行在必要時無法放鬆政策,因此相對利率水準仍對美元有利。再者,升息共識預測的風險大致平衡,亦仍對美元有利,且多倉並未過重。美元可能並不完美,但仍可望是G10貨幣中的引領者。

避險情緒 支撐日圓走勢

在其他G10貨幣中,我們認為日圓可望在今年成為將成為美元看漲前景的一個明顯例外,甚至在2019年的一開始,日圓已經證明其在外匯市場的「避險」地位。我們預計這種情況不會改變,未來一年,市場存在一系列潛在的擔憂,這將使得日圓與美元同時受到支撐,而若經濟放緩的程度出現任何隱含下行趨勢的跡象,都將有利於日圓。就其國內因素觀察,由於日本貨幣政策保持不變機會大,對日圓的影響有限。

經濟疲弱 恐拖累歐元

相反地,歐元則可能在2019年走弱,主要來自於其經濟成長疲軟、歐洲央行沒有大幅緊縮貨幣政策的充足理由,以及政治風險可能上升等因素影響。歐元的核心問題是緊縮貨幣政策的理由不足,儘管歐洲央行保證情況將會改善,但2018年的經濟成長持續令人失望。2018年底的領先指標顯示,短期內歐洲經濟不太可能出現顯著的回升。

#Fed #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