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秉諺重返伸展台,以饒富東方情懷的全白褲裝登場。攝影鄭鼎 圖片提供東裝時代
余秉諺重返伸展台,以饒富東方情懷的全白褲裝登場。攝影鄭鼎 圖片提供東裝時代
陳俊良的時尚版圖不僅僅侷限在男裝,也將出書、辦展覽。攝影鄭鼎 圖片提供東裝時代
陳俊良的時尚版圖不僅僅侷限在男裝,也將出書、辦展覽。攝影鄭鼎 圖片提供東裝時代
東裝時代SILZENCE style 設計師陳俊良
東裝時代SILZENCE style 設計師陳俊良

台灣知名設計師陳俊良從事設計行業38年,從平面產品、策展跨刀到經營男士服裝品牌「東裝男服SILZENCE men」,自2015年春夏首次發表新品,始終堅持服裝要穿出優雅氣度;去年12月在台北時裝周推出2019年春夏系列,以「墨白」命題,結合傳統書法虛實合一精神,以極簡現代風詮釋東方經典氣韻。

陳俊良創立東裝男服,就是要讓東方男性變得有氣質、有教養。他的作品一大特色就是富含文化底蘊,留學日本的父親經營「號角出版社」60多年,身為老么的他生長在書香世家,從小備受寵愛,5歲就有私塾老師、6歲參加世界兒童繪畫比賽,大學畢業後本來要去米蘭念服裝設計,只因姊姊一句「爸爸媽媽我們會幫你照顧」,讓他心繫父母恩決定留在台灣。

不追隨時裝周流程

東裝男服從台灣出發,銷售方式與其他品牌不同。過去陳俊良替建設公司、銀行、餐飲集團等各行各業做設計或策展,總能打造出最合身的設計,原因在於每一項作品都是他量身定作,所以他做時裝也不打算跟著時裝周流程走,「我不靠時裝周證明自己多厲害,要做自己的秀,預計一年走3個秀。」透露今年3月會在香港辦活動,也將在台北開設第一間門市,以量身定制形式販賣衣服。

一件衣疊8層布料

談到2019年春夏系列,是陳俊良從小常跟隨父親四處旅行、採訪,尋著父親喜愛穿著全白服飾的記憶而生,但也因設定的「白色基調」主題,讓服裝在設計上相當困難。他說,要做出質感,不能花俏,要簡約俐落的華風時尚與國際身型剪裁,不然會讓衣服看起來廉價。光是布料他就下重本砸了近300萬成本,「布料幾乎都是愛馬仕的工廠做的,無論緹花、透明紗都是千挑萬選。其中一件疊了8層布料,我做一件衣服等於別人做好幾件。」

他在服裝上運用重疊、解構、織度,展現東方雅緻與華人思維的謙卑與純粹。因為作品散發濃烈東方美學風格,陳俊良被外界封為「東方設計掌門人」,不過比起來他更喜歡「設計詩人」這個稱號,如同他所說的:「創立品牌賣的不是時尚,而是時代。」他如同詩人般用作品記錄了一個時代的風華思維,2019年他將繼續發展其時尚產業,像是寫書、辦展,他自信地說:「我活到這麼大,就是一直就在挑戰自我極限,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才是我活著最大的動力。」

#布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