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區和中國經濟動能下滑,以及全球貿易衝突的干擾,2019 年全球經濟成長將呈現3年來的首次放緩,美國與其他成熟經濟體仍將延續去年下半年出現的分歧走勢,因此預期全球股市於2019年大幅波動仍是常態,可適度調降股票配置,暫時提高現金部位。

通膨方面,美國和歐元區通膨壓力減弱,但日本和中國的通膨壓力增加。在薪資持續增加、閒置產能不斷收縮及油價回升之際,美國的通膨率可能仍高於聯準會2%的目標水平,預計聯準會仍將繼續升息,但升息步伐將略低於去年水平,預期2019年將升息2次,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將受限於3~3.25%左右。

今年美債殖利率不會大幅上升,加上美國升息步伐如預期放緩,正面看待債券表現將較2018年更加樂觀,預計債券將取得正報酬,看好新興市場美元政府債券提供7%收益率,其價格較美國投資級企業債券便宜,且信用風險低於成熟市場高收益債券,與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券相比之匯率風險更低。

股市方面,美國持續升息縮表令全球貨幣流動緊縮,對金融市場帶來的壓力,但預期將被後續美國和中國更為寬鬆的財政政策抵消,整體而言仍相對看好美國股票,主要是因為價格經過修正後,更具有投資吸引力,而且企業盈餘成長仍保持在9%左右的健康水準。

匯市方面,美國經濟相對優異的表現與全球貿易不確定性,加上相較於歐元和日圓的實質利率優勢,可望支撐美元在2019 年前幾個月繼續走升。以中長期而言,全球經濟成長下滑和貿易活動放緩,最終將影響美國經濟和金融市場表現,聯準會可能放慢升息步伐,隨著利差見頂,預期美元走勢將回落。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英國退歐相關的不確定因素,使得英鎊被明顯低估,「硬脫歐」的疑慮釐清後,英鎊有機會反彈,並成為2019年表現最佳的主要貨幣。此外,若是歐元區放寬財政刺激措施,歐洲央行也能確認升息路徑,將會支撐歐元表現。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