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日前接見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會長哈斯,再次重申絕不接受「一國兩制」,強調面對霸凌者越是怯弱,他們會越囂張。與此同時,美國國防部前官員包士可投書美媒,呼籲儘快邀請蔡英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美台聯手對付大陸趨勢更強化。

「對抗」可以確定是民進黨2020選戰的主調,美國也愈來愈熱衷於打「台灣牌」,利用台灣充當制衡大陸的有力工具,兩岸關係勢必更加緊張。緊張的兩岸關係會進一步激化兩岸民間的對立情緒,兩岸將更加惡劣。

不過,大陸並未跌入蔡政府和美方設定的議題陷阱,而是按照自己的步調推進兩岸對話,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會上提到要探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未來也將提上議事日程,大陸會積極推動兩岸代表人士的對話,以確立兩岸統一前的制度安排。

大陸始終堅信,兩岸關係的走向取決於大陸自身的發展進步,因此不會對台灣輕啟戰端,也不會像過去一樣,面對台獨挑釁動輒進行「文攻武嚇」。但是,大陸倡議的兩岸民間協商對話,也面臨著諸多現實困難,仍須大陸拿出更大誠意與更多努力,化解台灣社會的疑慮。

大陸涉台人士指出,大陸未來對台政策要「保障存量、擴大增量」,這固然會進一步增加台灣民眾的獲得感,進而提升台灣民眾對大陸的好感,但距離台灣民眾接受統一前景,恐怕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換言之,大陸在推動兩岸對話、加強對台灣社會的政策溝通時,核心關切應該是讓台灣民眾安心。

大陸需要充分了解的是,自從清政府割讓台灣以來,百餘年時間裡,台灣大部分時間都與大陸分離,合而為一的時間只有短暫的4年,台灣民眾缺乏與大陸互動的經驗,更何況兩岸目前又存在制度和生活方式上的差異,如何消弭差異,或者至少讓台灣民眾願意接受這種差異,需要大陸思考更為細節的方案。

更重要的是,統一的訴求主要來源於大陸,這就要求大陸首先要拿出必要的方案。「一國兩制」固然是大陸長期以來主張的方案,但該方案是1980年代因應當時的兩岸情勢所提出,現在時空背景已經大不相同,需要做必要的修正。更何況,一國兩制在港澳的實踐,也出現過種種問題,顯見這一方案從提出到實施,都難稱周延。大陸提出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固然是意識到上述問題,且展現出傾聽台灣民意的誠意,但大陸必須了解的是,大陸仍有必要率先提出清晰而完整的方案,供台灣社會參考和討論,而不是天馬行空的聲稱「什麼都可以談」。

事實上,所謂「什麼都可以談」也並非如大陸所說的那樣,真的「什麼都可以談」,大陸涉台人士在介紹未來協商願景時,就加了很多「但書」,比如統一不可能是中華民國統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比如統一後只能有一個中央,再比如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不現實等等。台灣社會當然也了解,這些說法從可操作性上來看,確實存在很大難度,但台灣社會也有自己的歷史淵源、情感訴求以及現實考量,這些但書在台灣看來並非不可觸碰的紅線,反而是想要爭取的統一結果。

大陸涉台人士在解讀習近平的和平統一五項主張時,特別提到「願意為和平統一創造廣闊空間」,意指只要支持兩岸統一,包括「一國是什麼」的問題都可以談,都可以商量。但一旦真正進入議題討論的範疇,就首先排除種種議題,這種做法在台灣社會看來,就不叫「什麼都可以談」,而是變相設定新的「前提」。

在謀求國家統一的問題上,大陸與台灣的「統派」並無方向性的分歧,但這並不意味著,在具體方案上,大陸仍要預設種種紅線,這只會讓台灣的「統派」主張陷入尷尬境地,而對統一本來就心存疑慮的台灣民眾,就更會裹足不前。

大陸應以更大的誠意、更寬廣的胸襟,面對台灣社會的種種訴求,通過協商場合廣開兩岸言路,讓兩岸代表人士能夠暢所欲言,討論出足以為兩岸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在這種情況下,台灣社會才能獲得真正的參與感和滿足感。

大陸必須重視台海危機管控,避免兩岸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

#一國兩制 #台灣 #社會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