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駝商隊。(中新社資料照片)
駱駝商隊。(中新社資料照片)

明朝排斥蒙古人所大力支持的吐蕃喇嘛教,代之以中原的儒、道思想和傳統。明朝試圖恢復蒙古人的貿易體系,但功虧一簣,此後即下令燒毀出海船隻,禁止百姓出國,且耗費巨資建造高大新城牆,將中國百姓鎖在國內,將外國人阻隔於外。生活於東南亞諸港的成千上萬名華人,因此流落異鄉,有家歸不得。

統治中國的蒙古可汗,與漢人子民愈來愈隔閡,又無力遏止瘟疫蔓延,於是轉而在吐蕃喇嘛的宗教世界裡尋求慰藉。喇嘛鼓勵他們擺脫外在塵世虛幻的紛擾,轉而進行有助於提升個人靈魂的事。喇嘛讓蒙古皇族相信,每釋放一名犯人,就多一分福報,來世就能過得更好;結果很快的,釋囚一事大為盛行。

紙鈔已形同廢紙

釋囚儀式荒誕,且不只一種,作法之一乃是由朝中喇嘛著皇后御服,乘黃牛出宮門,然後如鳥兒放生般釋放囚犯。

吐蕃喇嘛提倡他們密教新的修行方式,主張透過兩性交歡來得到解脫。這宗教運動不只以真人真槍實彈表演性愛技術,且鼓勵皇族參與精心設計的性舞蹈和性儀式,而性儀式的焦點,就在大汗本人在喇嘛們眾目睽睽下熱情參與性愛演出。荒淫無度的傳言,性儀式的神祕,加深了漢人對元朝朝廷的猜忌和懷疑。漢人開始懷疑吐蕃僧在宮中以活人為祭,以延長皇帝壽命,保住搖搖欲墜的皇朝。

統治中國的蒙古人專心於求道、巫山雲雨之時,皇城內宮外的社會已經土崩瓦解。社會瓦解的最有力徵兆,或許就從蒙古統治者已無力掌控他們所辛苦、精心建立的貨幣體制可以看出。使用紙鈔的經濟體原則已經證明,其複雜與難以預期已超乎朝中官員的認知,鈔幣體系漸趨失控且加速惡化。人民對紙鈔的信心降低,造成紙鈔價值下降,銅價、銀價則隨之攀升,元朝治理的無力顯露無遺,通貨膨脹得非常厲害,到了一三五六年,紙鈔已形同廢紙。

在波斯和中國,蒙古政權的覆滅來得非常快,分別在一三三五和一三六八年。波斯伊兒汗國的蒙古人,不是被殺害,就是被他們統治的眾多波斯人同化。在中國,大汗妥懽帖睦爾(Togoon Tumur,即元順帝)帶著約六萬蒙古人北逃以避大明叛軍,留下約四十萬蒙古人。

這些蒙古人或遭俘而遇害,或為漢人所同化;僥倖逃回蒙古者,重拾傳統的游牧生活,彷彿一二一一至一三六八年入主中國這段期間,只是待了較久的一次南方避暑行程。俄羅斯的金帳汗國分裂為數個小汗國,蒙古人在此的勢力日漸衰落,但直到四百年後蒙古政權才完全覆滅。在如此漫長的互動中,蒙古人與其突厥盟友相融合,形成數個自成一體的突厥-蒙古族,這些族群自認不同於人數更多的斯拉夫民族,各族間也各自保有自己的民族認同。

蒙古帝國四分五裂

推翻蒙古人統治後,明朝皇帝下令禁止漢人著蒙古服飾,禁止漢人小孩取蒙古姓,禁止遵行其他外族習俗。為復興漢人的治國原則和社會生活,明朝統治者有計畫的廢除蒙古人的許多政策和制度。他們驅逐受蒙古人鼓勵而定居中國的穆斯林、基督徒、猶太商人,而且完全禁用施行失敗的紙鈔,恢復金屬貨幣,重重打擊了蒙古人所立下的商業制度。明朝排斥蒙古人所大力支持的吐蕃喇嘛教,代之以中原的儒、道思想和傳統。明朝試圖恢復蒙古人的貿易體系,但功虧一簣,此後即下令燒毀出海船隻,禁止百姓出國,且耗費巨資建造高大新城牆,將中國百姓鎖在國內,將外國人阻隔於外。生活於東南亞諸港的成千上萬名華人,因此流落異鄉,有家歸不得。

為免都城再遭蒙古人入侵,明朝最初定都在南方的南京,漢人氣息較濃厚的地方。但在大部分人民的心態和作為上,中國一統時期的治理與北方的舊都城密不可分,明朝只得又遷都回北方的元朝都城汗八里。明朝將該城改頭換面,去除蒙古人所遺留的痕跡,以自己的風格建了新皇宮。此後,此城名稱多次變動,但除了短暫例外,今日名為北京的這座城市一直是中國的首都,而今日中國的國界和元朝時差不多。

一個接著一個國家的當地民族造反,推翻蒙古統治者,政權一一落入本土菁英人士手中。高麗、俄羅斯、中國重歸本土王朝統治時,穆斯林地區卻經歷了更為曲折的轉變,才擺脫蒙古人的統治。歷來以商人、中間人、銀行家、收發貨人、商隊駱駝客身分,居間聯繫亞、歐的阿拉伯人,並未在蒙古勢力衰退後,重新接管穆斯林地區;因為在這地區誕生了一種混合的新文化,此種文化結合了突厥-蒙古族軍事制度,以及伊斯蘭的法律制度、波斯的古老文化傳統。東穆斯林世界有了自成一體的新文化,在這文化下,他們仍可以是穆斯林,但不必受他們所絕不願再忍受的阿拉伯人宰制。土耳其的鄂圖曼帝國、波斯的薩非王朝(Safavid)、印度的蒙兀兒王朝之類新王朝,有時又稱「火藥帝國」(Gunpowder Empire)。因為這些王朝,主要倚賴經大幅革新過的蒙古武器、以騎兵和武裝步兵為基礎的軍隊、火器,來迎擊外敵,或許更重要的是,以其來牢牢控制國內的多元民族,維持政權穩定。

儘管商業體系因鼠疫而瓦解,儘管叛亂四起,蒙古帝國隨之四分五裂,但就連叛亂者似乎都不願讓這老帝國完全消失。新統治者固守名存實亡、徒具形式的舊體制,以賦予自己統治地位的正當性。在內部結構已然瓦解而蒙古人已全數離去之後,蒙古帝國的空殼依舊維持了許久。

明朝統治者將蒙古人對人民生活的影響排除之後,開始費心尋找元朝的傳國玉璽,且繼續使用蒙古語為外交語言,使之不致和過去脫節。(待續)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