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8年,平衡利率風險與信用風險的槓鈴式債券投資策略表現不盡理想,然而,這不代表此種策略已然失效。聯博建議,投資人在2019年應持續平衡布局利率風險與信用風險,才可望持續創造收益與嚴控風險。

歷史經驗顯示,投資組合同時配置於高收益公司債等信用資產及高品質政府債券,有助管理波動性並控制下檔風險,原因是這兩種券種的表現通常互有消長。然而,這兩類券種表現偶爾會同步。

以2018年為例,美國聯準會考量經濟成長強勁而頻頻升息,並且縮減資產負債表。此外,歐洲央行於去年底終止購債計畫,而日本央行亦大幅縮減購債規模。這衝擊許多利率敏感債券的價格,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在去年10月份升至近3.25%,來到7年新高。

隨後金融狀況逐漸緊縮,開始對市場造成衝擊,特別是美國以外市場。另一方面,貿易衝突惡化也讓高收益債等信用資產出現沈重賣壓,使得槓鈴式債券策略中,來自信用債券的報酬下滑。結果,槓鈴式固定收益策略的兩端都失利。

然而,2018年是不尋常的一年,市場正從長期寬鬆與低波動的環境,過渡到經濟放緩、金融緊縮、與政治風險加劇的時期。

幸好,信用債券與政府公債的表現鮮少正相關,即使有也不會太久。儘管兩類券種去年時而表現不振,但只有第1季同時出現負報酬。在過去20年,兩者同時下跌的機率只有9%,而兩種券種同時上揚的次數遠高於同時下跌的次數。

聯博認為,儘管2019年仍是波動起伏的一年,但基於四大理由,投資人應持續採用槓鈴式平衡布局的策略。

首先,目前政府公債與信用債的殖利率相對高,意味著固定收益市場的報酬潛力較過去一段時間高。只要債券不違約,債券到期後,投資人可繼續投資於更新、殖利率更高的債券。長期下來,累積的收益可望高於短期的損失,帶動整體報酬。

其次,避開存續期並非明智之舉。這是因為存續期間,或者是說利率曝險部位,不只能夠抑制波動,也是收益與報酬的重要來源。舉例來說,2019年市場仍舊波動,利率攀升將導致經濟放緩,信用週期也將進入尾聲。在這個階段,公債表現往往優於高收益債等信用資產,在槓鈴式投資組合中扮演創造收益,並提供下檔保護的角色。

第三,高品質政府公債有助維持債券投資組合的流動性。投資人若充分配置存續期,未來將可適度調整,賣出表現優異的利率敏感資產,並逢低買進表現稍微落後的信用資產。

最後,因為信用債券連續兩年負報酬的機率並不高,採用槓鈴式投資策略更顯重要。從歷史經驗可知,信用債券與公債同時表現不佳之後,後續報酬機會可期。此外,目前部分全球高收益債的投資吸引力已浮現,若企業債與公債的信用利差進一步擴大,將提供更寬廣的投資機會。

確實,在多年異常平靜的金融環境之後,許多投資人難以因應較為波動的市場。但即使市況動盪,選擇布局平衡的固定收益策略,加上能適時調整配置的專業經理人,未來仍有機會帶來具吸引力的報酬,並度過較為波動的市場挑戰。

#投資 #投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