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杜氏刀法」聞名全球的義大醫院院長杜元坤,是白色巨塔界的奇葩,他勇於創新,突破傳統的窠臼,挑戰各種不可能!從放棄當紅長庚醫院副院長人選的職位,轉戰南台灣的義大、打破醫界保守醫師師徒倫理的舊習和薪資結構、掀起臂神經醫學革命的風潮,到在AI興起中,願意以外科外醫的身份融合智慧醫療新領域;甚至投入最新的細胞療法,以其優勢的外科手術結合三顧的細胞層片,修復膝蓋軟骨缺損,聯手打世界盃。

出生於台南善化的杜元坤,有很好的遺傳基因,他的父親杜振仁畢業於台大法律系,是該地區有史以來第一個考上臺大的子弟,而會選擇法律系主要是聽到學校老師說「做律師辦一個案子可以抵過種一年的田。」為此,父親成為優秀的律師,且從1970年起,陸續開了七、八家公司,事業領域橫跨建設、娛樂、製冰、電子、家具、物流等。

來自於富裕的家庭,杜元坤從小學小提琴、打橄欖球、練拳擊,生活多彩,但父親對他的管教卻是斯巴達式教育。弟、妹唸私立小學,他唸公立;弟、妹上學有專車接送,他走路;同樣第一名畢業,父親會去看頒獎,他卻沒有;學小提琴,弟、妹是一周去一次,他卻得天天去,還要驗收成果才能吃飯。

杜元坤說,年少時一直不明白父親對子女的差別待遇,等到父親快往生時,才告訴他:有錢人的家裡一定要有一個肯吃苦的,對杜元坤採取斯巴達式教育,就是要磨練他成為弟妹的榜樣!

杜元坤坦誠,當年因沒考上台大醫學系,而與父親存有了心結,後來看到他在北醫唸書,過的很快樂,加上他也以自創式手術,為父親開刀,讓父親深感驕傲。

以自創式手術為父親開刀

杜元坤的父親因為糖尿病導致腳部潰爛,原本長庚醫院通知要截肢,當時杜元坤正好在全美排名第一的梅約醫學中心進修,他靈機一動邀請指導教授艾倫畢夏一起來台旅遊,而畢夏教授到長庚觀摩的皮瓣手術,居然是杜元坤自告奮勇為父親執刀。

杜振仁是右邊大腿血管塞住,杜元坤幫他將左邊大腿的血管接到右邊大腿的膝蓋,再從膝蓋接到腳,這種手術在台灣是第一次;畢夏教授甚為驚艷,後來回美又讓他在梅約醫學中心做,該術式後被稱為「梅約術式」,並在美國發揚光大。

醫療界中,杜元坤被稱為是「瘋子醫生」,他一天看診近300號,每個月開刀逾百台,明明是個骨科醫生,卻自學顯微手術,鑽研臂神經叢手術、脊椎重建手術,是個住在醫院的院長也是個慈善家,捐款已超過上億元。

杜元坤認為,醫術高明的醫師才是讓病人絡繹不絕的關鍵,在他的心裡,「病人最大」,不能放棄病人的宗旨,讓他在長庚醫院時,常常多接手很多病人,後來索性到剛要創立的義大醫院,條件是讓義大集團董事長林義守同意讓他做「一些不會賺錢,但有意義的手術。」

雙方一拍即合,杜元坤號召了長庚骨科五名子弟兵隨他南下,這支「杜家軍」,成為義大醫院開院以來最堅強的團隊。

打破台灣骨科多年陋習

義大醫院正式開幕那天,第一台手術就是由杜元坤操刀,是義大醫院的第一台顯微手術。為了讓有能力的醫生可以一展長才,他也打破台灣骨科因循多年的手術特權。

杜元坤說,外科界是師徒制,住院醫師跟著「老師」(指主治醫師以上的醫師)做手術,可以跟著學習,但等到通過專科醫師考試,成為主治醫師時,老師擅長的手術,學生卻不能碰,只能去做那些不常見、困難度高、健保給付低,老師不太願意做的手術。

結果杜元坤改革此陋習,他讓年輕的主治醫師只要想做的手術就可以爭取,完全不設限,且給主治醫師5年時間,摸索選擇自己想待的次專科和手術,讓年輕醫生勇於挑戰新的領域,開創新視野,在在突顯他的器度和眼界。

#手術 #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