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米爾斯海默,18年前在《大國政治的悲劇》一書中,曾斷言大國衝突在所難免,日前在新著《大幻滅:自由主義夢想與國際現實》中,進一步提出西方自由主義霸權在現實主義與民族主義夾擊下已經失敗的論斷。對照美、中近來從經貿延伸到全球戰略的全方位激烈角力,美國企圖「維持一超領導、和平演變中國」,和中國追求「由大變強、和平崛起、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希望,彼此擠壓碰撞,一場百年未見的大變局正衝擊全球的政經秩序。問題是,美中對抗果真將落入大國政治的悲劇?

米氏認為國際政治就是大國政治,由於大國間的安全競爭是零和博弈,而且大國很少對眼前的權力分配感到滿意,反而時刻以自己利益為中心對挑戰者展現進攻性的企圖,導致大國政治恆常處於悲劇狀態。另一位「修昔底德陷阱」概念的提出者、美國哈佛大學知名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依據過去500年間守成大國與崛起大國間的權力更迭,推論出新崛起的大國必然挑戰現存大國,戰爭因此變得不可避免。他在2017年的著作《注定一戰:中美能否走出「修昔底德陷阱」?》中,進一步指出美日二戰開打的導火線就是貿易問題,由於川普的不可預測性、政策朝令夕改,讓中國更感困惑,雙方可能因誤判而激化矛盾。

米氏認為美國政府實際上已經放棄通過接觸政策改變中國,轉向從經濟和戰略兩層面遏制中國的態勢,即便未來中美經貿關係有所緩和,這一態勢也不會改變。但艾氏認為雖然競爭的態勢不會改變,但需要的是有約束的競爭,米氏不排除可能因大國間的「核恐怖平衡」,使美中對抗最終不致走上悲劇。

但近年來,西方國家M型化的貧富差距拉大,民粹主義當道、左翼仇富、右翼排外,民主國家面臨治理失能危機,且文明衝突劇烈,歐盟弱化,川普新孤立主義導致世界格局出現權力中空,大陸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多次提出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認為今日中國正處於由大向強發展的關鍵階段,是奮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時代。習認為第三世界集體崛起,正改變西方力量占據絕對主導的現實,中國不是旁觀者,而是時不我待的建構者,中國要主導以5G、人工智慧、量子科技等為代表的第四次工業革命,要站上世界舞台中央。

尤其當下,網路推文民粹化導致美中經濟摩擦,很容易轉化成政治對抗,「讓美國再偉大」對上「中華民族復興」,兩方都有「輸不得」的壓力,但也有「打不得」的顧慮。問題是國人必須警覺,台灣對大陸雖然也有輸不得的壓力,但對岸「打不得」的顧慮正快速遞減中,泛綠如誤判而硬闖紅線,就真的可能會釀成悲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