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九合一選戰後,柯文哲為民進黨敗選找出兩大原因:一、硬要派姚文智參選台北市長,各式各樣民調都說姚文智最後必然「死在沙灘上」。此舉倒是給不少人提供了一個「賭題」,譬如羅智強就因賭民進黨最後一定還是「綠白合」而輸掉100份雞排。柯文哲其實也在賭,所以傲慢地說他到11月8日才會請假投入選戰,沒想到反而把國民黨的形勢逼出來了,要不是最後幾天日夜掃街拉票,他也差一點「死在沙灘上」。

二、由於新潮流看中北農總經理位子,硬要逼退韓國瑜,把硬頸的韓國瑜搞毛了,捲起他和新潮流戰將段宜康的對幹,又打官司,又賭吃曲棍球,還罵段宜康是「小癟三」。王世堅護黨心切,也插花加入,在議會和韓國瑜演出至今猶被社會津津樂道的經典對嗆之作。如此這般,韓國瑜的北農總經理是幹不成了,反而平地一聲雷弄出個勢不可擋的「韓流」。

韓國瑜選上高雄市長,其實和柯文哲的政治前途沒什麼關係,「韓流」狂飆卻使政治「網紅」第一名的柯文哲坐立不安,就以最近幾天的網路行情看,柯文哲已經遠遠落後韓國瑜。由於韓國瑜不可能參選2020總統,柯文哲要參選的姿態卻越來越明白。韓國瑜是國民黨籍,難免為同黨人輔選,那時豈不形成「柯韓對決」?這對柯P可大不利,所以拉攏韓國瑜不啻為未雨綢繆之計。

看得出來,柯文哲最近三番兩次大罵新潮流,罵聲鎖定韓國瑜的冤家段宜康,光要段宜康「先吃了曲棍球」就罵得如連珠炮一般。回頭看往事,柯文哲和新潮流以及段宜康之間,看不出有多大恩怨,這回罵得臉紅脖子粗,是在為韓國瑜出氣吧?「朋友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敵人」,準此邏輯,他當然是視韓國瑜為朋友了,那韓國瑜怎可將他當敵人呢?

從柯文哲立場來看,上述兩個原因也可歸結成一個原因,因為新潮流也是主張黨應派人參選台北市長的,差只差在姚文智不屬於新潮流,如果是,雙方早就幹上了。

柯文哲向韓國瑜不斷拋媚眼後,無形中墊高了韓國瑜在柯粉及中間選民的分量,間接也墊高了他在國民黨中的分量,國民黨的「四個太陽」就不得不密切注意,甚至進而拉攏他支持自己。於是,韓國瑜跟誰親近些、跟誰疏遠些,會成為國民黨初選的潛在變數。一旦初選還沒進行他就旗幟鮮明而使「韓流」流向一方,那國民黨的初選簡直不用辦了。

看近日新聞,似乎有某個「太陽」一再強調自己和韓國瑜關係密切,於是,不知是單方面操作還是支持他的人刻意放消息,把韓國瑜的名字和他老放在一起。而韓國瑜的「麻將論」也漸漸產生了化學作用,他曾說4個人打麻將有1個人是「相公」猶不自知,這個「相公」是誰?王金平擅打麻將眾人皆知,馬英九和吳敦義都公開表白不會打麻將,至於朱立倫會不會則不得而知。大凡「相公」多半會是那個不會打而上桌的人,那他是看好誰會胡牌?誰會出局?這個比喻,已經有人感到敏感了。

「韓流」初起時,我曾為文,希望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勝出的地方諸侯,在黨內總統初選過程中要安分地嚴守第三者角色,此中所謂「安分」是因地方首長無論於體制、於倫理都只是「山頭」角色,中央之事不該置喙。唐玄宗時發生「安祿山造反」,安祿山是地方諸侯,以「清君側」之名,兵起范陽,差點使唐滅亡。以史為鑒,坐鎮地方者,不能不慎。(作者為作家)

#韓國瑜 #國民黨 #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