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派嫡長子」賴清德,原本有機會成為蔡英文接班人,但去年敗選後,「賴神」跌落凡間,辭去行政院長療傷止痛。這不但是賴清德本人的受挫,也讓整個獨派被台灣社會「看破手腳」。

民進黨因為被獨派綁架而大敗,獨派開出的解方卻是嫌民進黨「不夠獨」,獨派四大老年初刊登廣告,要求蔡英文放棄進任,不僅民進黨內很少人聲援,連藍營人士都啼笑皆非,出來幫蔡英文講公道話,結果逼宮不成,反而自取其辱,獨派最後只好寄希望於賴清德。獨派認為從各項民調來看,賴清德的支持率都高於蔡英文,就算不能「挺賴換蔡」,也希望促成「蔡賴配」,由賴清德去牽制蔡英文的兩岸路線。賴清德近日公開支持制憲,就是與獨派裡外呼應,但必須嚴肅地指出,賴清德刷錯了存在感。

政治人物難免不甘寂寞,賴清德也的確需要舞台。但是賴清德所主張的制憲,是個百分之百的假議題。台灣的困境不在於憲法。目前實施的雙首長制,民意已然接受民選總統是當然的權力者,也要擔負最後的政治責任。就算有人主張內閣制、總統制,那也是「修憲」的層級,而非「制憲」。

民進黨的困境在於不遵守憲法,而不在憲法本身。賴清德說自己期待的新憲法是一部「人民權利保障書」,這與民進黨內「張天欽們」的作為落差太大。現在的中華民國憲法對人權的保障,與先進民主國家相比毫不遜色,但民進黨卻將憲法的人權保障、權力制衡的條款視若具文,如何能把過錯歸咎於憲法?

說到底,在賴清憲與獨派的眼中,中華民國憲法的先天原罪在於它的「中國DNA」,憲法是在「中國」制定的,有「中國」的思想存在,與民進黨反中的意識形態衝突。

制憲是為了台獨,台獨必須制憲,這對獨派來說本就是一體兩面。但陳水扁當年執政,說「不能騙自己也不能騙別人,做不到就是做不到」;2016年民進黨完全執政,該有的權力都有了,為什麼沒有台獨、沒有制憲?

說到底,台獨不是意願的問題,執政時的民進黨不能台獨、不能制憲,因為如王丹說的「不流血的台獨是嘴炮」,台獨必然會遭致流血戰爭,這是不言自明的事實。賴清德擔任行政院長時,宣稱自己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因為他非常清楚,台灣沒有「制憲」、「台獨」的條件,他必須「務實」。然而,下台後的他,卻立刻搭上台獨的衝鋒列車,從「務實派」轉為「激進派」,何以如此?

失去舞台的賴清德,和李登輝、陳水扁如出一轍,執政說一套,在野說一套,都在搶當台獨教主,目的只是延續政治影響力,刷刷存在感。

然而,下台的賴清德可以大轉身變成激進的台獨戰士,仍在執政的蔡英文總統以及新上任的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卻有責任清楚地表態,制憲不是中央政府的政策,也不是民進黨支持的路線。否則,必將兩岸關係推向不可逆的衝突災難。

蔡英文不用擔心獨派的反撲,或賴清德藉此爭輝挑戰大位,執政黨主動否定現任總統、拒絕蔡英文競逐連任,其結果只有崩盤一途。賴清德民調再高,也沒有正當性來挑戰蔡英文。因此,蔡英文不但不該被獨派綁架,反而更應「綁架獨派」,強勢領導,絕不能讓獨派「尾巴搖狗」。別忘了,蔡英文是在「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承諾下當選的,若要隨賴清德起舞高唱制憲,豈非欺世盜名?

另一方面,由於中美貿易戰、科技戰的餘波,連帶地讓兩岸緊張情勢升高,1月23日,美軍「被動接受」CNN報導證實,兩艘軍艦通過台灣海峽,這是美軍將台灣海峽視為國際海域的一貫作為,但也突顯了兩岸已在「危險邊緣」。兩岸關係兵凶戰危,政府要非常謹慎應對當前情勢。

台海的和平,決定權不全在台灣,但台灣仍然可以發揮自己「關鍵少數」的力量。蔡英文身為中華民國總統,應以2300萬生靈為念,竭盡全力,趨吉避凶,而非如柯文哲所說的,「實力不夠又要大小聲」。面對獨派與賴清德拋出的制憲議題,若蔡英文表態,民進黨反對「制憲」,並再次堅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不變,當可為緊張的兩岸關係降溫,這才是負責任的國家元首當為之事。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