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工準備伐木。(取自中新網)
通信工準備伐木。(取自中新網)
漠河鐵路線的通信工變身伐木工走進森林。(取自中新網)
漠河鐵路線的通信工變身伐木工走進森林。(取自中新網)
通信工發現影響通信明線安全的樹木就要砍伐。(取自中新網)
通信工發現影響通信明線安全的樹木就要砍伐。(取自中新網)

位於大陸東北的大興安嶺,冬天氣溫多在攝氏零下30多度,最冷時零下40多度,通信工得走過深過膝蓋、有時是齊腰深的積雪工作,往往衣服裡面一身汗,外面一層冰。他們帶著繩索、斧子、手鋸等物品,穿梭在茫茫林海雪原深處,荒山野嶺、孤獨寂寞。通信工在林內穿梭,反而成了「伐木工」。

10日清晨,火車機車的鳴笛聲劃破漠河寧靜的早晨。在百里原始森林中,只有漠河通信工隊的燈光耀眼奪目,工長王龍波帶著他的4名工友,來到大陸鐵路最北端,通往「北極」漠河的嫩林鐵路線,開始他們春節期間首次通信設備維護工作。

工作地點沒路可走

漠河位於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是大陸緯度最高、氣溫最低的縣。與俄羅斯外貝加爾邊疆區和阿莫爾州相望,邊境線長242公里,這裡的北極村也是大陸唯一可觀賞到北極光的地方。在通往北極村的嫩林鐵路上,中國鐵路哈爾濱局集團公司齊齊哈爾電務段漠河通信工隊,肩負著140公里架空明線路、110公里地下光電纜線路和漠河等7個站區行車通信設備的日常維護、故障處置工作。

通信路線的巡檢工作完成後,他們還有一個工作任務──伐木。就是經常巡視明線路,發現那些長得過高、距離通信線路過近及被風刮倒或被雷劈倒,影響通信明線路安全的樹木,就要進行砍伐,以確保通信明線路安全暢通。

大興安嶺林區樹高林密,他們伐木的地點人跡罕至,根本沒有路,作業難度大,時刻面臨各種危險。不僅砍伐的樹木向錯誤方向倒下會砸到人,就是一根樹枝受力反彈掃到臉上,後果也不堪設想。

裡頭冒汗外面結冰

夏季蚊蟲叮咬不算啥,最難熬的是冬天。」王龍波說起大興安嶺的冬天,牙關直響。大興安嶺的冬天氣溫多在零下30多度,最冷時能達到零下4、50度,進行伐木作業的通信工們要走在深過膝蓋、有時是齊腰深的積雪,幹起活來,往往衣服裡面一身汗,外面一層冰。因為汗往外返潮氣,遇冷在衣服外面結一層冰,衣服像披了一層盔甲。由於工人們從大腿到雙腳都長時間在冰雪中浸泡,很多人都得了關節炎。

春運期間,一些老樹遇冷容易脆斷,更易威脅通信線路安全,如果影響通信路線,就會影響火車司機與車站、車站與車站、車站與調度之間的正常通話聯繫,直接影響旅客列車正點。為確保春運期間旅客正常出行,他們加大對通信線路的檢查巡視。

就這樣,在大興安嶺的極寒天氣裡,他們帶著繩索、斧子、手鋸等物品,穿梭在茫茫林海雪原深處,荒山野嶺、孤獨寂寞,默默奮戰在鐵道線上的森林之中。

小靈通 嫩林鐵路

自黑龍江嫩江經過加格達奇、塔河、漠河至古蓮,全長680公里,是為大興安嶺林區建設的一條鐵路。由於地處大陸北部邊疆,年平均氣溫為零下5.5℃,最低溫度更達零下52.3℃。施工時,為解決工期緊和施工季節短問題,掌握了在嚴寒氣候條件下的施工方法,1958年7月開工,直到1974年8月才交付營運。

(李鋅銅)

#大陸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