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領導人第二次會晤將於本月27日至28日在河內舉行。預計雙方將就朝鮮半島無核化階段性實質性舉措、北韓洲際導彈開發及銷毀問題、改善美朝關係、朝鮮半島終戰宣言及朝鮮半島和平體系構建方案等進行協商。

美朝無核化談判之所以沒有重蹈過去「射導-制裁-核試」惡性循環,而出現「積極向好」的進展,主要是因為,朝鮮半島局勢出現了不同於過去的一些新特徵。

第一,解決半島問題的戰略思路呈現「雙輪驅動」的特徵。相關國家系列首腦外交的聯動效應,增強彼此的「互信」,地區整體局勢轉圜,戰爭風險基本消除,協商談判成為解決朝鮮半島問題的趨勢。此外,「過去的朝韓雙邊互動轉變為多邊良性互動」,奠定了地區和平談判的環境基礎。

第二,美朝之間戰略博弈方式呈現出「新特徵」。雙方為了實現彼此的「戰略利益」,都在做出「妥協」。

美朝之間去年6月雖然舉行了舉世矚目的新加坡首腦會談、7月又舉行了美朝高級別會談,但無核化的具體方法及美國的相應措施等問題無法縮小意見分歧,最終談判破裂,陷入僵局。

直到去年11月美韓工作小組啟動,開始逐步縮小美朝及美韓間的意見分歧,最終達成將在越南舉行第二次美朝首腦會談的協定。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美韓設立工作小組就北韓無核化路線圖密切協商並達成共識,並將美朝實務協商小組成員更換為深得兩國領導人信任且更加溫和的人員,這是非常積極的重要轉變。美國委任深受川普總統及國務卿蓬佩奧信任的比根為對朝特別代表。北韓也將金正恩信任的比較溫和的駐西班牙大使金赫澈代替了崔善姬。這將有利於雙方在美朝實務協商會議中,就北韓在無核化措施及美國的相應措施等問題上縮小分歧,達成共識。

第三,地區國家關係的發展格局邁入「新時代」。朝韓雙方以「板門店宣言」和9月「平壤宣言」為基礎,基本消除軍事對抗,開啟了和解合作「新征程」。中朝雙方將以金正恩委員長4次訪華和建交70周年為契機,開啟劃時代的「新起點」。美朝以新加坡「聯合聲明」為基礎,以「第二次美朝首腦會談」為契機,將建立起美朝高級別對話機制,開啟關係正常化的「新時代」。

第四,北韓將開啟堅定走無核化和發展經濟的「金正恩時代」。北韓去年召開的勞動黨七屆三中全會,把今後的戰略重點轉向了「集中全力」發展國內經濟建設方面。去年一整年,北韓沒有進行核導試驗,在無核化方面邁出了第一階段的實質性步伐,廢棄了寧邊的核子試驗場和東倉裡導彈發射台等,並積極改善與南韓和美國的關係,在改善國內經濟發展環境方面也取得了一些令人矚目的成績。金正恩在今年新年賀詞再次強調實現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的堅定意志,並表示願意進一步發展朝韓、朝美關係。

綜上所述,我們有理由相信,只要朝美雙方「誠信」相待,在朝美第二次會談中拿出符合彼此利益關切的「實質性」對等措施,並得到域內相關國家的「認可」與積極協助,2019年朝鮮半島將開啟一個新時代。(作者為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國際政治系教授 東亞和平研究院副院長)

#美國 #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