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可能應邀在美國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演說,消息傳來令親綠人士振奮。根據美國的外交禮儀規範,雖然是由眾院議長具名邀請外國領袖向國會演說,但仍須事先與白宮諮商,換言之,行政部門甚至總統的裁量權將是關鍵,加上值此美中貿易戰的關鍵時刻,如台灣一味操作「高風險」議題,測試紅線,絕不符合台灣的利益,更可能導致無法預測的險境。

農曆春節期間5位美國共和黨參議員聯名致函眾議院議長、民主黨籍的裴洛西,敦促她邀請蔡英文總統在「不久的將來」訪問華盛頓,並對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演說。如果蔡英文順利發表演說,她將是第1位站在美國國會講台的中華民國元首,對提升台美非官方關係及她個人的政治地位與聲望具有高度意義,甚至有助於贏得總統連任。

比起過境外交,應邀在美國國會演說是難得的殊榮,但由於台美沒有外交關係,必須理智務實應對。以歷史為殷鑑,2015年共和黨籍的眾院議長貝納逕行宣布邀請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向參眾聯席會議發表演說,貝納罔顧外交禮儀,在宣布前幾小時才告知白宮,民主黨籍總統歐巴馬為之震怒。以色列與美國是最重要盟邦尚且如此,同樣情況若發生在美台之間,後果難以想像。

1995年,儘管國務院反對,柯林頓總統在國會壓力下勉強同意李登輝總統到母校康乃爾大學演說,當時是外交上重大突破,李總統在第2年的總統選舉中也大獲全勝,但付出的代價是兩岸關係全面倒退,以及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而中國大陸今天的實力與20多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語,蔡英文在國會演說的嚴重性將遠超過李登輝的康乃爾演講。

事實上,美國重量級學者卜睿哲就撰文指出,美國參議員的提議有3項缺失,違反美中關係核心價值、台灣會付出代價,以及漠視台灣的立場,他建議裴洛西應婉拒這個建議。卜睿哲很技巧地指出他「猜測」議員們可能未問過蔡英文的看法,或是就算問過蔡總統,也未仔細傾聽,暗示小英不應接受或鼓勵這種想法。

台美關係是中華民國對外關係最重要的一環,而「親美牌」是蔡英文政府及民進黨手中唯一可用工具,必以洪荒之力加強對美關係。民進黨政府更廣泛運用華府的遊說及公關公司,根據美國「政治響應中心」的統計,民進黨執政後於2017及2018在美國用於遊說及公關的公開登錄費用高達730萬美元(新台幣2億2000多萬)。另外,台灣大量贊助美國智庫的研究計畫,以擴增台灣的影響力。

民進黨政府在美國的努力確實獲致了一定的成果,如《台旅法》、《國防授權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的立法,乃至邀請蔡英文在國會演說,顯示出美國國會對台灣的普遍支持,至於行政部門也樂見在對抗中國大陸同時,有台灣自願擔任馬前卒,加強其談判籌碼。

無論邀請蔡英文到美國國會演說是否成真,一系列事件充分顯示民進黨政府幾乎已壟斷了在華府的話語權,甚至主導了美國各界對台灣的資訊管道,這對台美雙邊關係的發展並非健康現象,所以才讓九合一選舉的結果震驚美國、國際社會及媒體。同樣地,美國友台議員對台灣的友情與支持,若無法考量全盤情勢,反而會造成負面影響。(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