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日前公布2018年第四季GDP為6.4%,這是自2009年第二季以來的新低,2018年全年GDP為6.6%,達成全年經濟成長率6.5%左右的目標。從影響大陸總體經濟的三駕馬車:出口、消費及固定資產投資看,受制於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出口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已明顯趨弱,第四季較第三季下滑,值得特別關注的是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

2018年上半年有金融去槓桿的牽制,財政政策也在負債占GDP比重過高的壓力下趨向保守,但自7月底政治局會議提出基建補短板之後,積極財政政策浮上檯面,從第三季開始,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反彈,可看出積極的財政政策效果已慢慢顯現。

此外,消費年增率在2018年第四季雖然下降,但仍然是主要支撐經濟成長的要素,消費的貢獻率仍顯著高於出口及固定資產投資,大陸國家發改委等十個部委在春節前發佈「進一步優化供給推動消費平穩增長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實施方案(2019年)」。

對於汽車及家電產業推出「汽車下鄉」、「家電下鄉」、家電「以舊換新」等政策。透過對家電消費的獎勵與補貼,預期能拉動約7千億元人民幣(下同)的消費,這些政策的推出都反應以消費支撐經濟成長的企圖。

2018年以來陸股弱勢的因素,主要還是來自於金融去槓桿及中美貿易戰。2018年的政策主軸是供給側改革中的金融去槓桿。從2017年開始,金融監管力道漸進增強,廣義貨幣總計數(M2)年增率持續下滑,自10%以上控制在近期的8%附近,這也意味著金融機構將流動性收緊,金融市場先去槓桿。

由於貨幣流動性的收緊,以前透過加槓桿方式的舉債都不可行,反應在社會融資餘額年增率的持續下滑,整個經濟環境從金融去槓桿走成了實體經濟去槓桿。但在2018年6月過了銀行每半年的考核後,貨幣市場流動性也漸趨寬鬆。

今年以來,中國人民銀行宣布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以今年一月大陸7日銀行間質押式回購利率約在2.3%至2.8%之間,與2016年10月債災前的利率水準是相當的,顯示現在的貨幣環境寬鬆。2018年12月新增社會融資餘額1.59兆元,與2017年同期基本持平,社會融資餘額的下降趨勢漸緩,如果社會融資餘額能慢慢回升,去槓桿就慢慢轉移到穩槓桿。

而中美貿易戰至今仍持續干擾國際股市。2018年12月1日美國同意暫緩2019年1月1日調升2千億美元商品關稅至25%,前提是中美雙方必須在未來90天內就技術移轉、智慧財產權保護、無關稅障礙、網路攻擊、農產品等方面達成協議。

假若雙方未能在期限內達成協議,美國將重新把關稅由10%上調至25%。目前雙方官員仍持續進行磋商,中美貿易戰最終仍需看到中國對於美國要求的智慧財產權保護、中國對於高科技產業的強迫技術轉讓及中國對於本地企業的補貼等議題,中國能提出美國能接受的具體回應,中美貿易戰才有真正獲得喘息的機會。

短期看陸股,目前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環境轉好,利率已在偏低的位置,但資金需有效進入實體經濟,才能維持小微企業的運作;而財政政策強調減稅降費,減少個人所得稅及企業增值稅負擔,但政策效果需要時間確認,現在的大陸股市本益比偏低,已具備長線投資價值。

(元大大中華價值指數基金研究團隊)

#陸股 #中美 #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