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春節期間,全球公債指數小漲0.1%,信用債表現尤佳,全球投資級債、高收益債分別上漲0.46%及0.27%。法人認為,2019年投資人對於債市仍應持相對樂觀態度,主要在於全球景氣與企業獲利放緩,中美貿易談判與英國脫歐協議仍在進行,不確定性猶存,大環境有利債券,建議可分批布局。

安聯收益成長多重資產基金經理人林素萍表示,全球景氣擴張速度放緩,但仍維持成長,而貨幣政策轉向中性偏寬鬆,惟全球不確定性仍在,包括中美貿易談判與英國脫歐協議等仍在進行,需持續關注。

就評價角度來看,目前相對偏好信用債券,如投資級債、新興市場公債,而高收益債因先前漲幅較多,可等待適當時機投入。

宏利資產管理亞洲區(日本以外)固定收益部首席投資總監彭德信(Endre Pedersen)認為,在預期美國經濟增長放緩及亞洲經濟基本面趨於穩定之下,尋求更高報酬率的資金將回流亞洲地區,亞洲債券市場勢將受惠。

彭德信表示,由於美國與亞洲市場之間的經濟預期走向分歧,在利率、信貸及貨幣等方面帶來了大量的機會。部分亞洲央行在2018年顯著收緊銀根,包括印尼升息六次,以在金融波動性增加的環境下保護其貨幣,而印度和菲律賓分別升息兩次和五次,以抵禦通膨壓力。

儘管如此,彭德信仍看好印尼和印度,因為印尼的經濟基本面保持強勁,而且實際殖利率依然具有吸引力。至於印度同樣具有長遠的正面前景,且短期的通膨壓力可能將消失。

群益全球新興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李忠泰表示,過去一個月全球新興主權債反彈勁揚,主因油價自底部反彈、美元不再強勢以及政策面利多所激勵,包括中國人行全面降準、中美就貿易議題持續協商、巴西總統重申對退休金改革的承諾,以及墨西哥政府宣布強化金融體系之計畫等等。

後市來看,新興市場中的巴西、印度、阿根廷、墨西哥等國深具政策改革利多,加上新興國家不論是經濟成長、外匯存底、經常帳等面向已較2013年優越,且現階段新興債占全球固定收益配置比重仍不高,因此仍有助吸引資金進駐,後市表現仍不看淡。

#反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