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債在歷經元月反彈後,新興市場強勢貨幣主權債的到期殖利率仍達6.5%左右,法人表示,無論相較本身歷史長期平均或者目前其他固定收益資產的殖利率,都顯得相當具吸引力,因此,新興市場債後市仍看漲,尤其是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

NN投資夥伴新興市場債券團隊主管安成凌(Marcelo Assalin)表示,在逆風消退以及誘人價值面的支持下,當前可謂是過去十年新興債少見的投資甜蜜點,去年10月新興市場強勢貨幣主權債的到期殖利率超越當地貨幣債,為金融海嘯後首見。整體而言,對新興債市展望抱持審慎樂觀態度並看好以美元為主之新興市場強勢貨幣債券。

先鋒投顧也表示,過去由於新興國家實力不足,加上匯率制度缺乏靈活性,對國際投機者攻擊貨幣的保護較為脆弱,然而目前主要新興國家大多採用更加靈活的匯率制度,且外匯存底較過去亞洲金融風暴(1997年)、次貸風暴(2007年)兩次危機時雄厚,系統性風險明顯較低。

先鋒投顧指出,觀察近20年來,自從經歷過亞洲金融風暴過後,許多新興國家的匯率由固定匯率制改成浮動匯率制,外匯存底明顯改善。整體新興國家的違約風險相對有限,但新興債殖利率在2018年受市場因素大幅上升,資料顯示,當殖利率大於6%,通常新興債指數波段相對低點,且在收益率具吸引力下,此時投資新興市場美元債的價值逐漸浮現。

富蘭克林坦伯頓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指出,因為新興國家已經不是「大陸好、大家就好」的時代,各個國家的財政、商業、貿易、金融、社會政策狀況在投資前都應逐一檢視,目前較看好具有題材的國家如墨西哥、巴西、阿根廷新政府相繼提出親市場的改革政策以及印尼、印度等國家債券。

#外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