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贏得高雄市長選舉後,高雄市生氣蓬勃,果然「人進來、貨出去」,「發大財」則前景可期。他的戰略是「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百分之九十九興利,百分之一除弊」、「只有道路,沒有圍牆」…,他的成功相對證明蔡英文政府的失敗。

蔡英文一上任便摩拳擦掌,以打擊國民黨為首務,成立黨產會、促轉會,不承認「九二共識」,馬政府所建樹的兩岸關係被她撕裂。她的「改革」骨子裡就是「打擊前朝」,她手段霹靂,虎虎生風,確也獲得獨派人士讚賞。她傾全力於此,以致與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的產業發展、社會福利等問題,無暇也無力顧及。「討厭民進黨」之聲因緣而起,這個現象即是韓國瑜所說的「民心思變」。

韓國瑜明白,高雄市在民進黨執政20多年中陷於「民粹掛帥」的痛苦,故而萬事莫如興利急。所興之利,即使輕如鴻毛,利必歸人民,所謂「接地氣」,最直接的意義莫過於此。從修補5000個天坑到人進來貨出去,其正面作為都和人民的呼吸相呼應。

韓國瑜豈不知民進黨在高雄執政20多年中所累積的「弊」?人民也恨、也怨,但和興利相比,人民對興利的渴望更為殷切。他將99%的精力放在興利上,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成效。高雄如今氣象萬千、煥然一新,其效應且貫穿其他縣市,而韓國瑜本人成為網紅第一把手,證明他的策略是成功的。

積20多年的高雄之弊,當然還是得除,但一方面深受其害的高雄市民會透過多種管道或自發性算一算老帳:氣爆弊端被揭發,善款成一筆爛帳;政府債務達3000多億,錢去哪裡了?以及5000個天坑如何造成?這些怨聲正從人民口中紛紛噴出。政府自然也要處理民怨,但一則民怨的累積會成為政府的助力,再則從戰術層面看,所有弊端的形成與韓國瑜全然無關,因此他倒可以變成「現代包青天」。

蔡英文兩年多的執政,興利一事無成,改革的真面目只是為了消滅國民黨,手腳被看破後,反倒成為自綑自束的金鍊鐵鎖。去年九合一選舉大敗,她雖然辭去黨主席,民進黨也做了一些改造,但仍難獲得人民的信任。

韓國瑜致力興利是真心愛台灣,蔡英文的除弊是復仇意識作祟,為了滿足一黨和一群人之所私,前者是想將台灣引向光明康莊大道,後者不啻是將台灣帶上狹窄黑暗的地獄之路。

興利,在維護中華民國主權及利歸全民的前提下,可擴大政策思維,兩岸關係應列為主要課題,因為這個雙邊關係不同於外交關係,政經的密合度很高,蔡政府所謂的「兩岸關係政經分離」,根本是一廂情願。從經濟面看,台灣在兩岸經貿中1年獲利400億美元,倘若政治上與大陸為敵,採「去中」、「反中」,則大陸必有反制措施,如在外交上及人員往來上使台灣不利。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由和平穩定改向為凶險對峙,便是證明。

2019年台灣進入選舉年,關係台灣前途的中央級立委和總統選舉接踵起步,我們是民主國家,選舉有法定過程,過程中紛亂難免,唯參與政治者都應以興利為主要政治主張。民進黨長期的選戰及執政手法是製造矛盾、挖歷史瘡疤,如二二八事件就一直被民進黨當作「政治提款機」,但願民進黨放下屠刀,則台灣幸甚。(作者為作家)

#韓國瑜 #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