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師工會發動台灣首次機師罷工,工會更創下先例,指定凌晨1點起開始紅眼協商,理由是要大家一起體驗疲勞航班。工會這理由乍聽有理,其實只是手段策略,反凸顯其高傲心態,百工百業晚上不睡覺堅守工作崗位者,豈只機師?

從13日凌晨1時開始的談判,比預定8小時多了3小時,工會幹部也累了,還拒絕交通部建議下午繼續談,回稱「休息時間過短」,次長王國材不禁驚訝直說,「凌晨1點協商不是你們建議的嗎?」工會理事陳蓓蓓竟說,凌晨開會原本只是玩笑,沒想到交通部真的發出通知,工會幹部只好前來。

陳蓓蓓是華航培訓出來的機師,按其說法,工會要大家體驗紅眼上班的疲勞,原來只是玩笑一場,也難怪在協商過程脫口說出「媒體朋友只是來看熱鬧的」,顯見其高傲與偏見,唯我獨尊的心態,殊不知這場紅眼協商媒體是最佳見證。

陳蓓蓓會後雖公開鞠躬道歉,卻還要硬扯其失言就證明是疲勞所致,這種廉價硬拗的道歉,相信所有盯著直播的觀眾,沒人能信服!因陳如果因熬夜協商疲勞過度,應是說不出話、或是語無倫次,而不是如此輕蔑挑釁,還如此有邏輯地解釋失言就是熬夜疲勞造成。

罷工一開始以飛安為訴求,沒人會反對、也是合法權益,但工會硬搞出熬夜對決,明顯弄巧成拙。因各行業諸如大夜班醫護人員、保全員、軍警,乃至於鐵公路夜勤人員,誰不是晚上都在工作?在陳蓓蓓口中來看熱鬧的媒體,更是24小時隨時都有人on duty,如果這場紅眼協商只是玩笑,媒體也沒興趣看熱鬧!

#機師 #工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