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風起,不但政治人物、社會名流,人人當起了直播主,連素來只露聲音的廣播電台節目主持人,也紛紛在播出節目時,同時打開直播,還不斷要求/請求聽眾要把直播節目分享出去。因為比起收聽率調查,直播收看人次是立即顯示的資訊,主持人、節目內容是不是受歡迎,立刻就可以得到驗證。

或許是因為這種即時回饋的特性,給製作節目的人一定程度的壓力,或是吸引力,使得不少廣播節目很明顯從原本完全服務「聽眾」的製作方式,改變成為收看直播節目的人增加視覺效果的形式。

例如,做菜的節目,從「說」的一口好菜變成直接秀出食材、成品等;新聞節目則是一邊報新聞,一邊拿出媒體報紙的照片,或是網路影片加強節目內容。

這些視覺資源本來的功能是幫助聽眾,可以更深入了解廣播節目的內容,廣播節目的主軸應該還是以口語敘述的方式傳達資訊。不過,因為有了直播畫面,有些廣播節目的主持人一不小心就忘了他要好好陳述,要好好地說,而是不自覺地對畫面的依賴越來越大,以致於無法看直播、還是只能聽廣播的聽眾,有時會與節目內容產生隔閡,因為主持人總是說:看直播的朋友現在看到的就是…沒有看直播的聽眾似乎就慢慢被排除在主持人對話的對象之外了。

廣播的魅力,或者說廣播的挑戰就是,在完全沒有視覺工具的幫忙和參與下,只使用聲音來傳達資訊、情感,這需要相當的本事。無論是說的人還是聽的人,都得具備只用聲音、語調進行溝通、理解事物的能力,加入直播畫面後,改變了廣播媒體與閱聽人的互動方式,因為聽/觀眾可以直接、立即地從畫面來參與節目,主持人也不必想方設法找到最有效的「說」的方式來做節目,只要叫閱聽人看直播畫面就好了。

從某個角度來說,這似乎讓溝通更為便利,然而,從用進廢退的角度來說,卻也帶來了新的危機,那就是敘說與聽解的能力可能會因此退化。當廣播快速讓位給直播,聽覺撤守、視覺全面掌控,人類純粹只能用說的與用聽的就可以達到充分溝通與傳達的能力,因為越來越少用到,是不是會變得越來越弱呢?

此外,廣播因為只有聲音沒有畫面,聽眾無法使用視覺理解節目內容,因此可以促使聽眾充分使用想像力,就像透過文字認識世界一樣,相對於觀眾,讀者和聽眾對媒介內容的自我實現度要強大得多,因為自己的感官是被媒體低度填滿,需要動員更多自身不同的能力。

人們在收聽廣播時,聲音陪伴的功能非常強,因此能夠創造出一種特殊的親近感,這是視覺媒體比較不容易做到的。英國創作歌手Charlie Dore曾在1979年唱紅過一首歌〈Pilot of the airwaves〉(空中頻道的領航員),歌詞內容是:Pilot of the airwaves/Here is my request/You don’t have to play it but I hope you’ll do your best/I’ve been listening to your show On the radio/And you seem like a friend to me…;Ooooh, I don’t need to see your face/You’re sounding good to me.

歌詞大意是說,這位點歌的聽眾長期從廣播中聽某位DJ的節目,她把這位DJ視為朋友,她並不需要知道DJ長什麼樣子,因為聽聲音就知道他是個好人。

這真是說出了許多廣播節目聽眾的心情。然而,隨著廣播節目一個一個走向直播,這樣的親密是否終將成為往日情懷?

#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