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投票體現直接民主,可以補代議政治不足,儘管施行公投的國家常因公投造成的亂象與困局而大傷腦筋,2017年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公投及英國脫歐公投,都造成嚴重的後遺症,困局至今未能解決,但公投的民主價值不容抹煞。公投之所以成為問題,不在於公投本身,而在於一些政黨及政客為圖己利而惡用、濫用,進而毀損公投的神聖價值。

民進黨操弄公投無所不用其極,去年九合一選舉合併公投遭到民意反噬,又反其道而行想限縮公投,正證明了其缺乏民主素養的本性。

不能否認,中華民國公民投票制度的建立,民進黨應居首功。但無色覺醒的公民應該自問一個問題,如果不是懷抱著政治分離主義的妄想,如果不是想利用公投動員民眾投票,引導選民的投票取向,民進黨還會如此熱衷推動公投嗎?博得「蔡公投」雅號的台獨急先鋒蔡同榮、實踐「公投綁大選」的陳水扁,歷史見證了他們落實公投的功績,也見證了公投另有所圖的不單純肇始動機。無論如何,去年的地方選舉讓公投爛漫開花,豐盈的結果,民進黨先賢居功厥偉。然而,正當我們歡喜收割之際,原本的功臣卻要遏制限縮公投,真是歷史的莫大反諷。

去年公投10案過7案,是民意重賞民進黨的巴掌。選後民進黨及行政院中選會積極推動修法,所提構想固然有些是為了完善公投制度,比如準備時間從1至6個月拉長至3至6個月,連署書只能送一次;有些修法意見卻要把已飛出鳥籠的公投再抓進柵欄,意圖使牠不再海闊天空隨意翱翔。其中最明顯的是公投可和選舉分離辦理,責成發起人承擔連署不實的法律責任,以及恢復主辦機關對公投內容的審查機制。

《公投法》確實需要完善,去年選舉合併公投是《公投法》下修門檻後的第一次,象徵台灣直接民主邁進一大步,橫跨能源、食安、性別與主權等領域的10案齊發,且公投主文複雜艱澀,其中甚至出現有違憲之虞及抵觸其他相關法律等爭議,部分公投被譏為「空投」。要讓公投成為真正深化人民直接立法的精神與力量,還有不少需要調整之處。

不過,我們更要看到的是,正因為公投併同選舉,才使民眾熱烈參與,以致有7案順利跨過門檻,公投投票率平均達55.23%。這是《公投法》掙出鳥籠後的輝煌紀錄,參與熱烈無疑是公投成敗的第一個試金石。如果公投跟選舉脫鉤,則參與情況必定驟冷,則少數急進人士玩的公投遊戲所體現的民主意義與參考價值將大打折扣。

下修連署與通過門檻後的《公投法》是實踐直接民主重要的一步。儘管對這次公投各種質疑四起,譬如準備時程過短造成溝通不足、公投主文的文義複雜挑戰選民中文程度、只要連署案達標就過關、人權淪為多數決予取予奪之事。這些質疑都言之成理,都需考慮清楚後做出調整,讓公投成為純熟的公民立法途徑,同時對政府進行直接民意的匡正。

公投不僅可經由投票結果呈現直接民意,更可經由公投的辯論過程,讓民眾對公共事務的了解更深入,思辨更清晰,因此規定公投案從成案到投票,時間介於1個月到6個月之間,確實稍嫌倉促。有必要將1個月的最短準備期延長為3個月,好讓政黨、民間組織有充分時間宣揚理念,再藉由公投的創制權或複決權行使而體現民意。

「人權可以公投嗎?」是這次公投引發的另一個質疑。例如,大法官釋字第748號解釋,指憲法已認定《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是「違憲」;因為我們可透過公投保障同志的婚姻權,但不可透過公投剝奪他們結婚的權利。

至於過去行政院公投審議委員會可以針對公投內容是否違法、違憲,以及本文是否語意不清或內容不妥,進行內容審查,甚至有准駁權,現在已經取消。民進黨部分人士主張恢復把關機制,這容易流為政府箝制公投題目,絕不可行。公投題目若有機構可操生殺大權,則其民主本義將蕩然無存。

民進黨若一意孤行,基於一黨之私,任意裁剪公投成為一己的政治工具,公投的崩壞連同民主的殞落將迫在眉睫。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