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成立的訊連科技是台灣軟體業中少數在國際上發光的廠商,以靈活的行銷與堅強的產品實力,靠著與PC搭售的策略,在歐美軟體列強制霸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訊連已邁入第23個年頭,在台灣IT產業面臨越趨嚴峻的挑戰之際,台灣的軟體業是否還有機會再出發?又該怎麼走?訊連科技董事長暨執行長黃肇雄認為,台灣長期聚焦代工的後果,導致台灣普遍缺乏品牌思維、更缺乏商務開發(Bussiness Development)專業人才,是台灣整體產業面臨的最大障礙。以下是記者的訪談紀要。

問:就您的觀察,台灣的軟體產業弱勢的原因為何?

答:台灣軟體業為什麼長期很難發展起來?其實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們的硬體做的太成功了,全世界看了都流口水、都好奇台灣這個矽島是怎麼發生的?然而,太成功的結果,造成了人才的磁吸效應,全台灣最聰明的學生都跑去電子業了。

代工太成功 轉型最大障礙

然而,絕大部分的硬體廠商都聚焦在代工,較少在行銷方面下功夫,產品要做成什麼樣子?都是品牌廠開的規格,至於為什麼要這樣做?沒有人知道。所以回頭來看,這30年以來台灣硬體產業做的最成功的事情,卻也造成我們今天面臨數位轉型時最大的困難。

問:台灣軟體業,面臨的困境有哪些?

答:其實不只是軟體產業,而是從政府公部門、到台灣各個產業都面臨一樣的問題,就是缺乏BD(商務開發)與行銷的人才。

舉例來說,之前CB Insights一份研究調查顯示,創業時最大的挑戰是「做出產品,但沒有找到對的市場」;但我會說,這是一個錯誤的命題,一個公司做了錯誤的產品,放到市場去,當然沒有人會跟你買。

這時候,就突顯了BD人才的重要性,他們好比前線作戰的「戰士」,要懂得出去跟客戶談、知道客戶要的是什麼,把這些帶回公司後,再看看產品規格、價格可以怎麼調整?我們要有「能與客人溝通的人才」,這就是行銷,就是講故事。

產業界 最缺商務開發人才

台灣人才技術實力很優秀,但是關鍵的商務開發人才實在太少,這些人在企業裡,就是創造營收的人,他們一面開發業務,一面定義Bussiness;如果他們加入公部門,就是可以跟人民對話的人。

第二,則是vision(視野)的問題。台灣市場太小,應該要放眼全球。我認為,台灣很多軟體產業、電商、以及現在很多新創,都仍只以台灣市場為主要目標,不像有要打全世界市場的企圖心,也缺乏Global Vision。我們應該在一開始有夠大的Vision,不要只滿足在國內市場。當然,這也不是一蹴可幾的事情,訊連一開始也是從國內客戶一步一腳印開始做,但當你的產品對了、方向對了,是有實力可以做到全世界的生意的。

行銷人才 戰場才能鍛鍊

問:台灣軟體業下一步怎麼走?

答:還是回到BD與行銷人才的問題,這個問題解決了,其他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很多人可能會問「為什麼我們不在學校培養這種人才?」,我認為工程師可以在學校培養,但是BD跟行銷人才這種帶兵打仗的將軍,唯有在「戰場」才能鍛鍊,也就是說,Bussiness People只能在Bussiness上訓練。

我以前看人才的流動其實是很沮喪的,但近幾年我發現,台灣有很多新創的軟體公司逐漸出來,而跟以前相比,也有很多優秀的年輕人願意加入這些公司。雖然新創公司或許不比大公司穩定、陣亡率高,但將軍就是在一次次的敗仗中練就出來。年輕人經過一次、兩次、三次的挫折,百敗之後才能培養出百勝將軍。

我相信幾年後,台灣仍可以培養出一批真正能夠打仗、專精行銷與BD的人才。我相信,十年後,台灣的軟體業將會比今天更強。

政府任務:多闢創新戰場

問:要培養這些人才,政府可以做哪些事情?

答:台灣品牌公司太少,也就是戰場太少,所以每年培養出的戰士也少。這些戰士如果進到代工廠,就埋在裡面了,應該要有更多人進品牌廠。

而政府的角色,我認為應該是在於提供多一點場域,舉例來說,近期積極推動的監理沙盒(編註:金融監理沙盒、無人載具沙盒、創新法規沙盒於2018年同年陸續推出)就是鼓勵創新蓬勃成長的重要場域。

第二,我認為政府應該要進一步創造戰場。例如,科技部對於培育年輕科技人才射出的「三支箭」,包括將台灣博士送到美國矽谷,與當地產業一起學習創新創業,還有鼓勵博士生跨出去並投入產業,這些都是可以鼓勵人才與產業結合的方式。

#人才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