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市長鄭文燦直指年改是失敗的社會溝通,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吳志揚反批,以鄭文燦現在在民進黨的地位,要講這種話,不是早就該出來講了嗎?明顯是為了他以後選舉才這樣講,鄭文燦只想做白臉。

民進黨團書記長鄭運鵬則說,鄭文燦是地方首長,會聽到一些抱怨,黨團會再研究看看,有無合理調整空間。

吳志揚說,民進黨處理年改的出發點就不對了,只想搞仇恨、階級,當初在委員會也是新潮流立委段宜康強勢主導,段宜康的版本甚至比銓敘部更苛更硬,當時為何就沒看到新潮流系市長鄭文燦出來講幾句話?

吳志揚與鄭文燦競選過市長,吳認為鄭文燦這人就是喜做表面功夫,自己總要做白臉,黑臉都給隊友當。

以華航罷工為例,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就是鄭的人,但鄭竟然批何煖軒,當初照他講的就不會這樣;這次鄭批年改也是如此,直指鄭文燦實在太會算計,好人都給自己當。

鄭運鵬則認為,年改溝通太久造成社會內耗,畢竟年改這種事情,不見得可以「時間換取空間」,拖久了各方也會沒有耐性。

並且年金制度本來就很複雜,軍公教共有13種制度,軍人因為職業特殊關係,造成改革後的年金看起來最好,勢必會造成不同職業屬性的比較。

綠委賴瑞隆說,年改不管是立法前後,對於社會溝通確實不足,現在政府需要重新跟社會對話,並思考政策面是否哪些做得不夠好;去年九合一敗選後,民進黨必須面對,有些是改革不足或速度太快。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