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的分工貿易帶來了資源的重新配置,其中包括通過國際貿易凸顯出的生活垃圾的跨國轉移,也就是所謂的「垃圾出口貿易」。垃圾貿易出口普遍來自環境要求嚴格且人工費用高的已開發國家,轉入到出於工業化和經濟發展需要進口垃圾的開發中國家,將垃圾材料再進行可回收固廢分類、加工,並從中獲得一些相對廉價的工業原材料,垃圾出口貿易點石成金的案例不少,尤其是中國大陸的發展經驗,但究竟是福是禍?仍有待驗證。

長期以來全球主要國家都將其生活垃圾出口到大陸,其中一大部分是用來提取製造新塑膠產品的生活源塑膠垃圾。然而,塑膠是原油的衍生產品,雖受國際石油價格影響,但是廢塑膠的回收價格卻很低。大陸製造業野蠻擴張的21世紀初,進口塑膠垃圾熱潮也從這時期開始,大陸市場成為全球垃圾的集散中心。

生活源塑膠垃圾在國際貿易被雙方視為一筆雙贏買賣:垃圾產量高且環境要求嚴格的已開發國家,不僅便宜處理掉了難以消化的塑膠垃圾,還能賣出一筆利潤;相反地,開發中國家倘若有廉價勞動力,可從垃圾中挑揀出可再加工的塑膠賺取利潤,進口垃圾分揀成為環境產業賴以生存的收入來源,此乃難能可貴的「中國經驗」。不過,國際間的生活源垃圾貿易雖有其經濟合理性,但由於監管難度大,廢塑膠非法貿易可能發生於價值鏈的各個階段。

垃圾轉移到了垃圾處理相對薄弱的開發中國家,經濟實務上雖可行,但跨國垃圾轉移實質帶來了環境汙染轉移,但此舉卻常受到各種環保團體的批判。例如:1992年起大陸接手了全球近一半廢塑膠,由於垃圾進口混雜了大量不合格固體廢物,不僅難以回收且不可能再利用,導致汙染物需要無害化處置且往往處置不當,使得大陸地區的一些地方承受了來自進口垃圾的環境汙染壓力,以及對當地民眾所帶來的健康隱患。

國際塑膠垃圾貿易雖然符合國際分工和市場經濟原則,但環境剝削的副產品讓它明顯具有不可持續性。隨著大陸工業化水平的提高,以及汙染問題日益嚴重,當局意識到生態破壞和健康危害的經濟成本,早已讓垃圾貿易成為一種不堪回首的痛楚。國際貿易和投資理論往往追求狹義的經濟比較利益,而沒有考慮廣義的社會生態環境效益,而塑膠垃圾的處理和貿易帶有生態和健康成本,負面效應恐怕逐步高於經濟價值,此乃大陸環境產業尋求產業升級的困境。

2018年大陸宣布全面禁止廢塑膠進口,對全球垃圾產業鏈影響甚鉅。大陸拒收未分類生活源塑膠垃圾後,回收行業開始開闢另外的市場,主要塑膠垃圾出口國開始轉向東南亞地區,國際廢垃圾集裝箱大量湧向東南亞的港口。

對於上述的垃圾轉移及環境產業的現象,將生活垃圾點石成金的環境資源產業固然可稱讚,但處理過程是否讓環境面臨更大的威脅,此乃環境治理議題的重大核心。是以,筆者認為發展中國家應齊心協力將廢塑膠貿易納入《巴塞爾公約》,為廢塑膠垃圾進口國乃至全球制定廢料貿易相關政策提供制度依據,以維護全球公共環境的可持續發展。

(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