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院版同婚專法草案出爐,性別、家庭的價值觀與角色都在與時俱進的今日,藝術家陳建北透過《助產序曲》訪談74歲的助產士顏桂英,並以錄像裝置藝術的形式,回望台灣早期的產婆文化以及女性對生產、懷孕禁忌的經驗,從中看出早年對婦女定位與子嗣傳承的社會價值。

「我出生的年代,10個有8個是由產婆接生。」陳建北關注助產士議題,和自己的成長記憶不脫關係,他的外婆生了10多個孩子,其中不乏夭折的嬰孩,他後來在大陸見到「大媽」,也感受到她喪子多年無法釋懷的心情,「大媽總覺得沒能給陳家生個男孩!」由這樣的背景,陳建北也開始關注到助產行業凋零幾乎消逝,但近年又在大學裡新設「助產及婦女健康照護系。」台灣婦女此一時彼一時的處境及傳宗接代的價值觀,成為有趣課題。

陳建北曾任教於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所,他說:「60歲退休後,我想一甲子正好是重新回來看台灣的時機」過去幾年他的作品包括《你甘知影阮的名—台北植物園》、《是誰?離島誰是》、《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等均關注於台灣當下。

此次《助產序曲》則是要將時光拉回戰後的台灣,展場入口的「生子椅」既是台灣傳統必備嫁妝之一,亦是見證台灣婦女以往生子的歷史記憶。「所以早期生小孩決不是今日電視上演的,躺在床上生,而是坐在椅子上。」

自2016年起開始訪談助產士顏桂英,影像中她娓娓道來,過去曾接生過連生8女的產婦,公公一聽又是女兒,轉頭就走,坐月子吃的麻油雞全無,還靠顏桂英怒斥「好歹煮個雞蛋吧!」而顏桂英自己的母親,當初連生2女後被婆婆要求去度假,回家後發現小老婆已進門,為了就是希望添丁。

顏桂英當初是接受婦校訓練出來的助產士,而她也表示當時婦校的校長,其實是1949年後隨軍來台的軍醫,雖是男性但有助產的學經歷,無私地傳承,包括剪臍帶時,夾住臍帶把血向嬰兒推一點點,為嬰兒補充個40cc血亦是大有幫助。以此展作為序曲,陳建北期許新生代的助產士也將銜接起這個議題,對照台灣社會的價值觀。

#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