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公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畫綱要》,宣示將深圳、香港、澳門等城市建設成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並通過發展新技術、新產業,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該規畫也宣示要建立大陸與港澳深度合作的示範區,充分發揮港澳在大陸對外開放中的功能,推動大陸城市在更高層次參與國際經濟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規畫也特別提出要「豐富一國兩制實踐內涵」,顯見粵港澳大灣區不僅具有經濟層面的意義,也涉及到大陸與港澳深化融合的政治需要,考量港澳對兩岸關係的借鑑意義。粵港澳大灣區的成敗,直接關係到台灣社會如何看待兩岸統一前景。

面對這一個問題,香港社會也如同台灣社會一樣,對大陸以及未來的融合前景,懷著深深的疑懼心理,不少人對這一規畫提出質疑,認為規畫內容缺乏具體施行的細節安排,而且粵港澳三地體制和法理各不相同,難以深度融合,在執法層面會出現種種衝突。

更有甚者,批評者認為,香港在此過程中只是「被規畫」,缺乏自主權,而且一旦融入大陸的規畫中,就會讓香港在整個大灣區的發展中失去獨特性,人才也會面臨流失的風險,長遠看就會面臨「被矮化」的命運。

不過,這些質疑很多並非事實,且不能否定粵港澳大灣區的積極意義,正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所言,香港在大灣區規畫制定過程中,一直都在積極參與,該規畫經過多次延遲才公布,也說明大陸與港澳之間持續溝通,並非單方面在做決定,三地之間有許多問題需要協調。更重要的是,在共同的規畫過程中,香港、澳門也得以通盤了解大陸的戰略意圖,並從中找到自己的適當定位。

在這一規畫中,香港的定位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並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的角色;而澳門則要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這些定位都是結合港澳目前已有的發展基礎,並尋求進一步的成長空間。

通過整合粵港澳三地的規畫,香港、澳門可以與廣東省協調教育、就業、基建和通訊等方面的資源,同時更加密切人員往來和人才流動,實現資源共享和互利共贏。

需要注意的是,近年來許多大陸城市正在快速崛起,上海的金融、貿易中心地位不斷提升,而靠近香港的深圳也已經躍升為大陸的一線城市,無論是GDP還是港口吞吐量,2018年深圳都已經全面超越香港,但大陸並未因此就刻意貶低香港的地位,反而希望通過共同規畫,避免城市之間同質競爭,造成資源浪費,並保障香港繼續鞏固其優勢。因此我們看到,深圳的發展目標是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刻意避開了香港已有的發展定位。如果沒有大陸的協調,而按照深圳的單方面發展需要,香港恐怕未來將受到深圳的進一步挑戰,屆時才將真正面臨「被矮化」的結局。

顯然,大陸希望通過「粵港澳大灣區」,打造升級版的「一國兩制」實踐方案,不再侷限於過去的主權回歸,以及相對消極的讓利與合作,而是通過全盤規畫,讓不同地區各展所長,實現共贏和永續發展。

這無疑也為兩岸問題的解決提供了新的經驗參考,大陸已經提出要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目前尚未有細節內容出台,但參考粵港澳大灣區的規畫即可了解,大陸希望各地區之間能夠實現優勢互補和資源共享,從而實現經濟社會發展相互促進的正向循環。

對台灣來說,這顯然不是什麼洪水猛獸,恰恰相反,兩岸原本就各有優勢,而且多年來兩岸在產業和科技合作層面,也曾取得諸多成就,如果能夠排除政治層面的干擾,進一步實現資源的合理配置,讓人才和技術能夠更具效率的流動,這對兩岸來說,無疑是最具正面意義的發展模式。

過去台灣社會的有識之士,也曾提出21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兩岸同胞應該攜手在全世界通力合作,實現兩岸共贏,可惜多年來因為政治原因,始終難以全面合作;相反地,卻經常因為兩岸對立而阻撓雙方的產業和科技合作,站在整個中華民族的角度來看,這種「兄弟鬩牆」的局面只會讓外人從中漁利。如今,粵港澳大灣區已經提出升級版的一國兩制方案,台灣社會也需要藉此機會重新思考兩岸合作的緊迫性和重要性。

#兩岸 #香港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