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日本財務省2月份發布的2018年國際收支統計,日本企業的海外直接投資收益創下歷史新高,首度突破10兆日圓。而日本整體海外證券的投資收益,亦穩定成長達9.9兆日圓,上述兩者成為日本賺取海外收益的「10兆日圓雙箭頭」。相對過去輝煌的日本貿易外銷順差逐年下滑,2018年僅剩1.2兆日圓,顯示日本已由「貿易立國走向投資立國」。

日本貿易的衰退,除了海外低廉產品的競爭之外,也包含日本大型製造業外移至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建立生產基地之影響。不過,近年促使日本海外直接投資與證券投資收益成長為「10兆日圓雙箭頭」的關鍵原因,更在於日本服務業成功的海外投資戰略。

在服務業海外直接投資方面,近年日本零售及餐飲等大型企業,為擴大海外銷售市場,以連鎖及當地合資模式至亞洲各國直接展店,將「亞洲化(Asianization)」策略做為支撐營業成長的「第二支柱」。如日本前三大超商7-11、Familymart及Lawson,已全數前進東南亞展店近18,000家。

又如日本家具家飾領導業者無印良品(MUJI),近年在亞洲市場也創下驚人成長,近五年海外營收貢獻度由13.5%成長至38.1%,其中東亞市場營收比例高達29.1%,海外店鋪數量也由206家店成長至474家。據最新一期財務數據顯示,因為以東亞市場為目標的積極展店成效,2018上半年MUJI海外營業收益與營業利益與前期相較均成長超過一倍。

在服務業海外證券投資方面,日本大型綜合商社和投資控股集團扮演著重要角色。日本綜合商社主要有兩大海外利潤支柱,其一是從事海外原物料或商品貿易而賺取利潤,其二是通過財務投資手段,投資海外產業鏈關鍵結點企業而獲取資本回報。2003年後,投資收益已成為日本商社最大利潤來源,推升日本商社純利益大幅成長,甚至三菱商事已瞄準純利益突破1兆日圓的歷史新高目標。

此外,日本投資控股集團也積極跨出海外,鎖定具發展潛力的亞洲新創企業進行投資,而獲取了驚人的投資回報。其中最成功的莫如日本軟銀集團旗下的願景基金,該基金成功投資中國大陸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印度電商龍頭Flipkart等,已成為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過去20年間,軟銀集團內部投資年報酬率高達44%,已由電信營運商轉型為投資控股公司。

事實上,根據經濟學家Crowther從國際金融理論的角度提出的國際收支變化六階段假說,將國家發展過程分成年輕債務國至債權減損國等六個階段。而目前日本正符合其中第五階段「成熟債權國」的特徵,也就是貿易收支惡化,但轉由透過海外投資收益確保經常項目盈餘。

我國雖然維持商品貿易長期順差,為全球第五大淨債權國。但與日本相同,面臨高齡少子化社會影響,生產效率和競爭力逐年下降,經常項目轉為逆差的風險將逐漸提高。如何活用產業知識技術、結合海外投資戰略於全球關鍵產業鏈結點及關鍵市場進行布局,由商品外貿走向海外投資回報,正是在中美貿易戰下我國企業可長期擘劃的戰略思維。

#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