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利差高以及三大行庫一致認為目前房市景氣已落底之外,三大行庫之所以在今年敢於積極擴張土建融業務,有不動產市場的「先行指標」加持,亦為關鍵,這兩大先行指標,一是房屋移轉棟數,二是預售屋的完銷比重。

行庫主管指出,目前房屋移轉棟數雖尚未破30萬戶,但從2017年的27萬,在2018年已增至28萬多,仍有所成長,二來是市場上建商推案的預售屋平均完銷比重已超過五成,基本上已到達銀行在土建融業務在風控把關上設定的基本門檻,這使土銀、合庫、台銀等三家尚有相當部位承作土建融案的大型銀行,今年準備搶進更多土建融業務。

至於其他大型行庫投入土建融業務的力道,則沒有三大行庫這麼強,此外也有部分行庫仍在觀察房屋移轉棟數,就有行庫主管表示,只有房屋移轉棟數超過30萬棟,才能代表房市景氣真正開始復甦。

而不論對房市景氣的看法如何,必須受限於銀行法第72條之2對土建融、房貸兩大類不動產放款規定上限的銀行,在兩種業務在可承作空間上產生排擠性時,多數銀行則更傾向承作土建融業務,一方面是利差高,另一方面則是土建融業務畢竟為分戶房貸的「源頭」。

因此投入土建融業務,除了前2、3年比房貸業務更高的利差之外,後續仍有分戶房貸的挹注,而這些分戶房貸亦被銀行視為重要的房貸授信「基本盤」,否則將造成房貸業務的衰退。

#銀行 #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