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潮雖多,卻不亂。
人潮雖多,卻不亂。
元宵夜放花千樹,吸引38萬遊客。
元宵夜放花千樹,吸引38萬遊客。

南京的燈會歷史悠久,早期可追溯到魏晉南北朝,唐代則迅速發展,到明代達到了鼎盛。當年,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倡導元宵鬧花燈,為南京摘得了「秦淮燈彩甲天下」的美譽。就連秦淮河裡懸掛花燈的畫舫,也蜚聲天下,為天下文人墨客所吟唱。而今年的秦淮燈會更有別樣精彩,2019年第33屆中國秦淮燈會首次與西安聯手,兩大古都攜手聯辦「雙城燈會」。

正月十五元宵節夜晚,在秦淮燈會的主會場夫子廟景區和老門東街區,現場可體驗到這個豬年元宵燈會的熱鬧。

5千餘警力護航

元宵節當天,秦淮燈會共吸引遊客38.2萬人。當天,南京市啟動治安防控一級勤務,南京市公安局組織20個警種、30個部門5000餘名警力堅守在秦淮河畔,採取入口憑票管理、內部單向通行、周邊分流繞行等措施,通過客流大資料分析系統、360度全景鷹眼、攜帶型4G單兵圖傳儀等智慧科技,確保了燈會安保的圓滿成功。

當晚8點,隨著指揮部的一聲令下,大成殿廣場幾分鐘內就築起了一道人牆。根據指揮部的監控,當晚,人流一直處於平穩增長態勢。晚上8點,景區內人數超過6萬,觸發橙色警報,景區內開始構築人牆。晚間8點半,指揮部大資料熱力圖顯示中心景區即時人員已達6.5萬人。當晚9點,一場大雨突如其來,原本增長的人流開始減少。

晚上7點半左右,在南京夫子廟平江府路橋,遠遠望去東牌坊入口處黑壓壓地一片。但沿著分流圍欄走到入口,發現人流密度不大,排隊安檢半分鐘不到就進入景區。貢院街上遊客不少,有點「摩肩接踵」的意思,但一直走到大成殿與「天下文樞」牌坊之間的夫子廟中心廣場上,沒有出現人流擁堵、停滯的情況,遊客也不需放慢腳步。這裡是歷年來秦淮燈會人流密度最高的地方,但廣場雖然遠遠看上去人流密密麻麻,走進去周圍卻有不少空間,足夠遊客以牌坊或大成殿前的大型燈組為背景,比較從容地拍張全家福。

當晚7點半左右的夫子廟景區,真正算得上需要「排隊走路」的區域就是文德橋,但由於現場各部門的保障疏導,因此過橋也很快。

步行街上沒垃圾

與往年秦淮燈會元宵節當日相比,夫子廟景區除了人流擁擠堵塞明顯減少、觀燈舒適度大幅提升,另一個顯著的變化就是整個景區的街面環境。先後在大石壩街、貢院街、夫子廟中心廣場等景區內部道路觀察,除了在沿街個別店鋪門口發現一兩個竹簽、菸頭外,絕大部分街面上找不到一點垃圾。

燈會是夫子廟景區裡小吃商鋪一年中生意最火的時間段。只見有的遊客買了烤肉串、關東煮等,都有意識地把竹簽先放在包裝袋或杯子裡,吃完後再一起丟進垃圾桶裡,而不是吃一路丟一路。「南京夫子廟看燈的人多、吃小吃的人多,街面卻如此乾淨,這可能是除了花燈,秦淮燈會給我留下最深的印象。」來自杭州的吳先生說。

景區保潔員也是觀燈人潮中一直默默在俯身勞動的人。蘇師傅保潔區域是文德橋南橋頭到烏衣巷口。她幾乎幾十秒就要彎腰撿拾,連一小張餐巾紙都要立即掃進簸箕中。夫子廟景區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景區執行「5分鐘保潔法」,確保垃圾落地5分鐘內就清掃完畢。「這個大環境也會潛移默化地影響遊客的行為,引導大家共同維護,因此實現了良性循環。」

拉動消費超百億

已舉辦33屆的秦淮燈會成為南京一張名副其實的「城市名片」和「網紅經濟」爆款,遍布在燈會各個展區的大型燈組也是各大品牌亮相的平台。企業們動足腦筋,盡可能「蹭熱點」與「秦淮燈會」這個「大IP」巧妙融合。例如肯德基「全家桶花燈」就出現在燈會中華門甕城、十里秦淮等展區的燈組上,吸引了很多小遊客的目光。

秦淮區文旅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此前32年的燈會直接拉動南京消費額超過100億人民幣。其中作為個體的花燈製作非遺傳承人,這門手藝也熱了起來。76歲的秦淮燈彩省級非遺傳承人陸有文表示,以前光靠春節一個月賣花燈,如今平時網上生意也很紅火,「我一個人的燈一年能賣到70萬元左右,徒弟做得好的一年也能掙個20萬。」

#燈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