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信傳媒謝金河董事長日前在臉書指出,台灣常用大國體制來「拚經濟」,但其實是個小型經濟體,這是台灣的問題所在。他指出,一國在人口紅利消失後,要繼續成長就要依賴「外力」,像引進境外人士來觀光休閒、博弈、資產管理,鄰近我們的香港、澳門和新加坡都是如此,才有了今天的經濟成就。謝董觀察入微、見解精闢。不過,這種大國心態造成的另一種後果,卻是影響台灣經濟更大的力量,有必要一併分析。

既然是小型經濟,就應該體會孟子的一句名言「以大事小以仁,以小事大以智」,換句話說,面對一個大國或大型經濟體,只能以智取而非力搏。但今天蔡政府未能遵循此道,每每以大國姿態要和對岸力搏對抗,導致一來在經濟上無法利用其廣大腹地,二來招致對岸在境外「軟封鎖」,讓台灣無法簽署大量區域貿易協定,不能和他國進行公平貿易競爭,導致台灣出口停滯,才讓經濟成長被鄰國一一超越,成為薪資不成長、年輕人無出路的最大原因。

所有小型經濟都須依附於鄰近的大型經濟來成長-香港和澳門都依賴中國大陸,新加坡依賴東南亞,英國和愛爾蘭依附於本身所屬的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都依附於美國,連強國日本和南韓也越來越依附於中國大陸。請問,台灣有何特異功能,能不依附中國大陸而獲得顯著經濟成長?

以謝董所說的三大產業─旅遊休閒、博弈、資產管理而言,請問入境旅遊的人口若不從中國大陸來,鄰近各國誰能夠提供500萬以上、且有能力消費的旅客數量?新南向亂象叢生,請問政府還敢更大幅開放嗎?博弈產業除非讓陸客成為主客源,請問要讓國人天天去賭出亮麗業績嗎?資產管理涉及許多財務管制的鬆綁,要成為中心就要不亞於星、港才行,我們東怕西怕,請問有何條件競爭?

說穿了,我們若無法和迅速崛起、載體巨大的對岸取得共識、放下對抗的話,對岸當然會對我經濟軟封鎖,讓我們和他國的經濟交往都受到衝擊,也因此付出巨大代價;只是多數國人並不了解,蔡政府也不希望國人了解。例如,從2000年後,亞洲各國皆全力簽署「自由貿易協定」,透過免除貿易障礙來強化貿易競爭力,但台灣在對岸封鎖下難以突破。這導致17年間(2000~2017年)的貿易出口,以出口為成長主力的台灣,竟只以110%的成長率在亞洲競爭者中幾乎殿後。

誤認身分、缺乏智慧,硬要和大國對抗,當然會付出經濟代價,這是謝董沒說的祕密。(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發所副教授)

#中國大陸 #經濟 #大陸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