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傳出不支持全面禁用華為的訊息後,美國封殺華為5G的圍堵出現鬆動。德國已表示不排除華為參與5G建設。較令人意外的是,原本外界認為已站隊美方的紐西蘭也改變態度,總理阿爾登宣稱從未排除華為5G,也並未作出最終決定。相較去年盟國紛紛響應的氣勢,這個由美國安全與情報部門主導的行動顯然遇到挫折。

部分原因是美國對封殺華為並未提供令人信服的理由。從原先宣稱系統有後門的資安疑慮,到現在則強調做為中國大陸企業的華為,會配合大陸法規提供使用者資料。然而即便美國人自己,在CNN的民調中都顯示,61﹪美國民眾認為打壓華為是出於政治原因,只有24﹪認為是安全問題。川普也在2月21日的推特發文:「我希望美國公司能夠通過競爭去獲勝,而不是靠封殺擋下更先進的技術」。這使美國封殺華為的正當性消失。

然而,原本美國封殺華為態度是非常堅決的,2月16日副總統彭斯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演講,強力呼籲盟邦拒用華為;在此之前國務卿蓬佩奧到中歐五國訪問,更強調歐洲國家如果與華為繼續做生意,美國將縮減與歐洲的合作。權力操作就是棒子與胡蘿蔔;如果認為華為就是中國大陸的影子,那麼美國已威脅動用棒子,要求盟邦在美、中戰略競爭中站隊美國。因而部分媒體,才會用「科技冷戰」來描繪美國此舉。

如此,美國封殺華為的行動,就拉高到全球權力分配的格局。

原本在蘇聯瓦解後,全球權力分配,美國是以唯一的超級強權,站在權力金字塔的頂端。超級強權的美國要封殺中國企業的華為,原如大砲打小鳥。因而情報系統透過「五眼」展開行動後,很快獲得澳洲與紐西蘭支持;日本雖未明令禁止,也經由道德勸說要運營商「事實禁用」。原本已經與華為合作開始5G建設的英國電信(BT),則宣布核心網路停止使用華為,並嘗試拆除4G的華為設備。法國、德國的電信運營商也都有類似表態。

然而歐洲各國在進一步評估後,發現不用華為將使5G建設落後;BT推估英國將推遲12到18個月,全球移動通訊系統協會則認為歐洲地區將因而推遲兩到三年。禁用華為違反各國的國家利益,然而在美國強力施壓下猶疑不決。

透過國際關係理論理解,權力的定義是:讓對方做原本不想做,或不做原本想做的事的能力。因此,如果歐洲盟邦無意封殺華為,但美國卻能讓他們禁用,就表示美國位於金字塔頂端的「國家權力」並未衰退;反之,就表示已經下降,不再像以前那麼輕易能影響歐洲盟邦的決策了。

因而從「國家權力」的觀點,美國封殺華為受挫,可視為美國全球影響力正在下降的表徵。事實上,世界各國都理解美國封殺華為的意圖,然而亞洲的印度、泰國、菲律賓,甚至美國駐軍的南韓,都有運營商與華為簽約建設5G。如果歐洲盟邦,甚至最堅定的「五眼聯盟」成員,都不甩美國壓力使用華為設備,就意味著全球權力結構正在轉變。如此,台灣如何回應這新的形勢,就值得進一步思考。

(作者為淡江大學整合戰略與科技中心研究員)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