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白崇禧將軍18歲便參加辛亥革命武昌起義,35歲最後完成北伐,統一中國。中日戰爭,父親出任副總參謀長,襄助蔣中正委員長,重要會戰,無役不與。國共內戰,與林彪在廣西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父親參與了民國的誕生,也見證了民國的衰落。他為了保衛民國,奉獻了他的一生。大陸失守,民國38年底,在風雨飄搖中,父親隻身飛臺,執意與中華民國共存亡,然而反攻復國大業始終未竟,父親最後抱撼以終。

父親的一生,猶如一部民國史的縮影。但是因為種種政治原因,父親的歷史在中國大陸以及臺灣一直未能得到公平的評價,這也就是促使我親自提筆撰寫父親傳記的原由。但歷史並非我的專業,替父親寫傳的那幾年,我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寫得相當辛苦,需要補讀大量史料,民國史太過複雜,我如同闖入時光隧道,進到一道見不到盡頭的歷史長廊,前前後後,在裡面步履蹣跚行走了十幾年,才完成《父親與民國》那一套書。

這套書2012年在兩岸三地同時出版,引起相當大的注意,尤其在中國大陸,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運作了一年多,審查才通過,因為書裡有不少民國史的敘述是大陸史學界前所未有,或者觀點相左的。尤其裡面有五百餘幅照片,從未在大陸亮相過,其中有關北伐抗日的圖像,頗有歷史價值。自2012年起,兩年間,我在大陸應各處的邀請,開始我「八千里路」巡迴演講的旅途,大江南北,從西到東,從北京開始,坐高鐵、乘飛機,走訪了十二個大城,因為這些城市,與父親當年戎馬生涯,息息相關,我的旅程也等於在追尋父親當年歷史的足跡。

我的演講,大部分是在大學講給大學生聽,北京─人民大學,南京─南京大學、東南大學,武漢─華中農業大學,廣州─中山大學,桂林─廣西師範大學等,但也有一些公開演講,在圖書館及書店,對象是一般市民。那幾年,大陸的政治氛圍比較寬鬆,大陸人民對民國史的興趣與好奇心濃厚,我在各處演講總有數百上千的聽眾,他們聽得專注而認真。

我從父親18歲跟隨「廣西學生軍敢死隊」北上參加「武昌起義」講到他民國17年率領「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打進北京城,打到山海關,最後完成北伐,又從八年抗日戰爭,列舉他參與指揮的重大戰役,「臺兒莊大捷」、「崑崙關之役」、「武漢保衛戰」等,同時我也講到國軍抗日的悲壯事蹟:三百萬軍隊的傷亡,二百零六位將領的犧牲,四千多架飛機的殞落,中國軍民曾經以「血肉長城」抵制日本軍隊的侵略,八年抗戰,給中國帶來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災禍,三千萬人民因此喪失性命。

(文章部分節錄,

摘自P6~7)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