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底在越南舉行「川金二會」的期間,在13位共和黨議員倒戈之下,眾議院通過決議推翻美國總統川普所宣佈國家緊急狀態的行政命令。如今川金二會破局,再加上美墨邊境圍牆引發的政治爭議,恐怕將伴隨他的連任之路,難以善了。

從去年期中選舉眾議院政黨輪替以來,川普就任兩年面對最大的政治挑戰,莫過於和聯邦政府關門有關的美墨邊境圍牆所引發的爭端。事實上,川普早在2015年就說:「跨越美墨邊境非法進入的人,大部分是強暴犯、罪犯和毒販」,而且在去年6月參加全美獨立企業聯合會,為自己「零容忍」移民政策辯護時更強調,「這種說法,100%正確,所以自己才會當選」,現在美墨邊境甚至進入國家緊急狀態。

去年期中選舉,民主黨取得眾議院過半的席次之後,白宮和國會山莊對於移民政策的歧見日益加深。由於移民問題涉及的層面複雜,從川普要興建美墨邊境圍牆的競選政見開始,無論是導致聯邦政府關門的預算編列爭議、或是2月中旬美國南部邊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national emergency),高度的政治爭議使得他能不能兌現「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政見,備受各界的關注。

其實除了朝野兩黨之間流於意氣之爭,導致聯邦政府的政務停擺,關門天數破歷史紀錄之外,川普也面對來自黨內的不同聲音。由於其人格特質並不同於過去傳統共和黨的總統,更重要的是,他的政策主張甚至和共和黨背道而馳,而人權政策就是最好的例子。從競選總統期間到就任後諸多與種族和社會政策相關的想法,都被社會各界人士抨擊。

時至今日,非洲裔的選民已成為支持民主黨最堅定的族群之一,何以致之,儘管有歷史長河之軌跡可以回頭檢視,但共和黨眼前面對的挑戰還有,會不會在川普「零容忍」的移民政策、以及美墨邊境圍牆興建之後,原本就比較支持民主黨的拉丁裔選民,從此琵琶別抱,不再回頭,是共和黨內有志之士的深層憂慮。

在2008年曾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輸給歐巴馬,去年8月過世的麥肯(John McCain),對川普的諸多政策就期期以為不可;他2018年過世前一個月抱病出席參議院,就投票反對川普念茲在茲想要廢除的「歐巴馬健保」(Obamacare)。雖然德州聯邦法官2018年12月做出「強制納保」的歐巴馬健保違憲之裁定,仍有待最高法院做最後裁決,但麥肯當時關鍵的一票也使得川普想要廢除的「病患保護與平價醫療法」,2018年有1,180萬人加入的這項平價健保,迄今都還是兩黨之間重大的政治爭議。

除了政策的分歧之外,2018年11月底過世的老布希總統及其家族成員,多元的種族和語言背景,也直接衝擊到川普的移民政策。小布希總統的弟弟、前佛羅里達州州長傑布布希(Jeb Bush)的夫人,就是來自墨西哥的拉丁裔移民。4年前黨內總統初選輸給川普的傑布布希,是共和黨黨內少數會說西班牙語的政治人物,共和黨當前最赫赫有名的布希家族,對於川普「罪犯和毒販、非法移民」的說法,以及川普從黨內初選就主張立刻遣返拉丁裔非法移民,乃至於上任後廢除「抵達兒童暫緩遣返行動」之所謂「尋夢法案」(Dream Act),無論是失格的發言或是具體的作為,都感到非常不滿。

川普的言論和政策,其來有自。依據紐約時報在2018年2月報導,美國國土安全部數據顯示,從2007到2016年拿到綠卡將近1,100萬移民當中,約700萬是透過「家庭關係」獲得;且截至2017年11月1日為止,還有超過390萬人在等居留簽證的核發。由於綠卡的持有者可以為家人的永久居留身分做擔保,並進而申請取得在美國的居住權,但因為受到每年藉此移民數量的限制,所以這扇移民的「巧門」,特別是來自中南美洲的拉丁裔,就成為川普所堅決要處理「國安等級」的最重大政策。

細觀美國的人口從1920年代之前突破一億之後,1970年之前超過兩億、2010年之前則超過三億,20世紀龐大移民的人口紅利,為經濟發展做出很大的貢獻。現在全美國的拉丁裔人口占將近18%,非洲裔占13%,其他少數民族則約有6%;如今,新墨西哥和加州的拉丁裔人口,都已經超過所謂的白人。或許正是在這樣的趨勢之下,川普才會說出激烈的言論,而且為了興建美墨邊境圍牆的預算,不願意和眾議院妥協進而導致聯邦政府關門大吉,還宣布美墨邊界進入國家緊急狀態。

就任甫滿兩年的川普總統,因為移民政策所引發來自黨內外的爭議,卻可能使他「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政見,遭遇前所未有的阻力。而拉丁裔和非洲裔的選民,也可能變成他連任的最大障礙。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