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將軍許歷農。
百歲將軍許歷農。

(文接A8版)

二是台灣的立法權歸台灣自己的立法機關。在中央政府的授權下,其立法機關將由台灣自行組成,並可制定不損害祖國統一和國家主權的台灣法律。

三是台灣將有自己的行政權。對內可根據自行管理台灣黨政軍系統的要求,制定和實施不同於大陸的政策措施,建立自己的行政管理體系和公共人事制度。

四是台灣將有獨立的司法權。台灣可保留不與祖國統一和國家主權相抵觸的原有法律,台灣的法院享有獨立審判權和終審權。

五是台灣將享有一定的外事權。除外交權歸中央政府之外,台灣在處理對外事務方面將有很大的權力,在中央政府的授權下,可以中國台北或中國台灣的名義,與各國或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簽訂協定,保持和發展經濟文化關係。

六是台灣地區將有自己的防務權。台灣可保留自己的軍隊,負責台灣的防務和安全,保證台灣地區不受外國勢力侵犯,但以對大陸不構成威脅為條件。

七是台灣的財政獨立。台灣可根據經濟發展和區內管理的需要,自行開闢財源,自編財政預算決策,自行管理財政事務。中央政府不向台灣徵稅,必要時中央政府還將給予財政補助。

八是台灣將實行獨立的貨幣制度。台灣可根據需要制定自己的貨幣政策,由特別區指定銀行發行台灣貨幣,實行單獨的匯率,自行支配外匯儲備。

九是台灣可有關稅分區。在一個中國和關稅主權統一前提下,台灣可設關稅分區,對外界用外貨品單徵收關稅,並歸其財源。

十是台灣將有權簽發中國台灣護照或其他旅行證件等。

「一國兩制」的提出,本來就是為了照顧台灣現實情況,維護台灣同胞利益福祉。「一國兩制」在台灣的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況,會充分吸收兩岸各界意見和建議,會充分照顧到台灣同胞利益和感情。在確保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前提下,和平統一後,台灣同胞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將得到充分尊重,台灣同胞的私人財產、宗教信仰、合法權益將得到充分保障。

解決台灣問題 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

問:作為解決國家統一問題的構想和方案,「一國兩制」經鄧小平提出後,被認為是一種創造。相較於其他關於國家統一的構想相比,「一國兩制」有什麼特點和優勢?

王衛星:「一國兩制」符合兩岸人民現實和長遠的共同利益。它照顧台灣現實情況,維護台灣同胞利益福祉,台灣同胞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將得到充分尊重,台灣同胞的私人財產、宗教信仰、合法權益將得到充分保障。事實證明,大陸提出「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解決台灣問題的方針,並非人們常說的「大陸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台灣保持原有制度不變」兩句話就能完全概括的,它的內涵已遠遠超越了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本身。

事實上,從現存的幾種國家結構形式來看,兩岸在實現統一後,中國將既不會是徹底的單一制國家結構,也不會是完全的複合制結構。「一國兩制」既堅持單一制國家傳統,又吸收複合制國家的內涵,實質上是將單一制和複合制兩種國家結構形式結合起來,並且在內容上有所突破。

據統計,在海內外華人廣泛討論中國統一的過程中,不少人士基於不同的政治立場與態度,先後提出有100多種各式各樣解決台灣問題的模式,如「一國兩府」「一國兩席」「一國兩區」「一國三制」「大中華國協」「多體制國家」「聯邦制」「邦聯制」等,但沒有一個像「一國兩制」這樣內容廣泛、合情合理,符合中國國情和兩岸現狀。這種統一不是「你吃掉我,我吃掉你」,而是共創一個更美好的新中國,體現了「共同締造」的精神。

我曾專門就《中國政府「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解決台灣問題政策的實質內容》,先後為許多來訪的外國軍事代表團和60多個國家來華留學軍官及政府官員作了10年講解,他們都為這一政策的實質內涵感到震驚。就連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也對中國的對台政策如此細緻感到意外。

對話取代對抗 解決問題最佳方案

問:今年春節前夕,你提出了「台灣也需要思想解放」的觀點,並提出了,「『一國兩制』是解決兩岸問題的最佳方案」。如何理解這個「最佳」二字?

王衛星:我認為在以對話取代對抗、以合作取代爭鬥、以雙贏取代零和的時代大勢下,「一國兩制」是解決兩岸問題的最佳方案。

其一,兩岸兩種不同社會制度可以並存。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大陸繼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學習台灣有益的經驗;台灣繼續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利用國家統一的合力共同振興中華,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其二,主權與治權得到了完整的統一。既有利於實現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統一,也有利於台灣分享合理的治權,能充分地做到統一而不「吞併」,自治而不分離,更好地促進兩岸的共同發展和繁榮強盛。

其三,使單一制與複合制的國家結構走向結合。在「一國兩制」的條件下,台灣雖然在本質上是屬於單一制國家結構中的地方政府,但其許可權將大於大陸各省的許可權,也大於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的許可權。

比如,「台灣將擁有軍隊」這一條,在現有的單一制國家和複合制國家中,國防都是由中央政府或聯邦政府統一處理,地方政府及成員邦均無權處理國防事務,更無軍隊。我2014年10月率解放軍高級軍官代表團訪問德國時,當年親歷兩德統一的德國國防軍前總監察長施奈德漢上將親口告訴,1990年10月兩德統一時,在涉及兩支軍隊合併時,西德只接收了東德10萬軍人中的不到5萬人,軍官只接收了3000名,且年齡均在35歲以下,普遍降一級使用,尚有兩年試用期。其中政治軍官與情報安全部門軍人不予接收,其餘軍官大部分提前退休或轉業,「近200名將軍中除兩人充當文職顧問外,其餘均離開軍隊。4.7萬名文職人員僅留用1.9萬人,一個獨立的國家人民軍完全不復存在。」東德末任國防部長特奧多爾·霍夫曼在回憶錄《最後一道命令》中也如此寫到。

但是,台灣將是個例外,可以單獨處理某些防務事宜。由此可見,大陸中央對統一後的台灣當局,在政策上已經放寬到了何等程度。事實很清楚,讓台灣擁有自衛權和一支獨立武裝力量,是用來抵禦外來侵略,而不是用來防禦自家兄弟的。所以,從司法、外交和國防等主要領域看,以「一國兩制」方式實現統一後,台灣將享有的治權,有的相當於複合制國家中的聯邦制國家成員國或邦,有的甚至超過聯邦制國家的成員國或邦。

分享合理治權 新型國家結構模式

「一國兩制」構想之所以可行,是因為它使得兩岸兩種不同的社會制度可以並存,既能夠充分利用兩岸之間存在的經濟互補性,促進兩岸經濟的共同發展,又有利於聯合參與國際分工和國際合作;使得主權與治權得到完整統一,既有利於實現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統一,也有利於台灣分享合理的治權,更好地促進兩岸的共同發展和繁榮強盛;使得單一制與複合制的國家結構走向結合,既保持台灣現行制度不變,又堅持大陸社會主義主體地位,完全是一種新型的國家結構模式。

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需要兩岸中國人共同完成。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強調,「我們願意同台灣各黨派、團體和人士就兩岸政治問題和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的有關問題開展對話溝通」,並鄭重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人,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我們相信,台灣同胞瞭解「一國兩制」的實質內涵後,會越來越多地參與兩岸的統一進程,參與探索符合兩岸實際的統一實踐。「一國兩制」是帶給台灣發展的最大紅利。

(鞠先鶴、龔天甯、楊娜、廖一傑)

#中國 #大陸 #一國兩制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