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半科技人員覺得需要自我調節。圖為生物醫療科研人員。(新華社資料照片)
逾半科技人員覺得需要自我調節。圖為生物醫療科研人員。(新華社資料照片)
科技人員工作時間普遍高於非科技業。圖為大陸重力波實驗中心科研團隊在地下實驗室,交流實驗情況。(新華社資料照片)
科技人員工作時間普遍高於非科技業。圖為大陸重力波實驗中心科研團隊在地下實驗室,交流實驗情況。(新華社資料照片)

自嘲為「青稞」、「青椒」的大陸青年科技工作者,正逐漸成為「青焦」。調查發現,相比於中老年科技工作者,中青年科技工作者的焦慮水準更高。近1/5的科技工作者存在一定程度的抑鬱表現。當每天工作時間10小時,科技工作者的認知效能會有所下降,且情緒體驗較差,抑鬱情緒較多。

日前由陳祉妍擔任副主編的《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7~2018)》正式出爐,其中收錄了科技工作者心理健康狀況的專題研究。科技工作者是具有較高才智和成就追求的高壓人群,習慣性的加班熬夜,讓冷板凳也坐出焦慮。陳祉妍說,從3次的調查數據來看,2009年的調查發現科技工作者抑鬱問題最少,而2014年和2017年的調查結果比較相近。

男性比例多於女性

縱向來看,相比於2009年的結果,2014年科技工作者在心理健康量表上的得分略有下降。2017年的情況與2014年相似,近1/5的科技工作者存在一定程度的抑鬱表現,48.1%具有不同程度的焦慮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抑鬱得分在性別方面存在顯著差異。3次的調查都發現,男性中有抑鬱表現的比例高於女性,抑鬱總分高於女性。從抑鬱情緒、軀體症狀、積極情緒缺失3個具體方面來看,男性和女性表現出不同的特點,女性相對較多表現在抑鬱情緒方面;男性比女性更多表現在軀體症狀方面;男性比女性缺乏積極情緒。

在2017年這次調查結果顯示,有3.0%的科技工作者在最近一周有過輕生意念,最近一個月想過的2.8%,最近一年想過的5.4%,沒有想過的占88.8%。隨著學歷的上升,出現輕生意念的人群比例也越來越低。

工作時間高於非科技業

2014年的調查發現,大陸科技工作者每周平均工作5.5天,工作時間內每天平均工作8.6小時,高於每周5天、每天8小時的國家法定工作時間,也高於非科技工作者每天平均8.1小時的工作時間。

陳祉妍說,過長的工作時間對心理健康具有負面影響。當每天工時等於或超過10小時,科技工作者的認知效能會有所下降,且情緒體驗較差,抑鬱情緒較多。

睡眠方面,就性別、年齡、收入和職稱來看,男性科技工作者睡得更晚,睡眠時間更短;青年科技工作者睡得最晚;正高職稱群體睡眠狀況最差;收入越低,睡眼狀況越差;學歷越高,越傾向於晚睡。

#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