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施羅德預期新興市場將從過去的負面衝擊中恢復過來。施羅德全球新興市場債團隊最高主管James Barrineau提出最新展望。美元與美國經濟的強勢,使2018年的全球資金自新興市場資產中抽離,就像2014~2016年美國聯準會首次開始結束量化寬鬆並邁入升息一樣,新興市場貨幣在這樣的資金調整行動下首當其衝。新興市場匯率走弱,對新興市場國家來說是一種調節機制,當價格充分修正且投資人發現這些新興市場國家的信用沒有明顯惡化、違約率沒有明顯上揚、且經濟透過匯率調整而使經濟成長慢慢提升後,資產價格自然會回歸其應有水準。

2018年土耳其和阿根廷是受壓力最嚴重的國家,但目前其貨幣和外部赤字都已穩定在市場可接受的水準。施羅德認為新興市場資產的價格應該進入緩慢恢復期,主要新興市場國家進入衰退的風險不大。

施羅德指出,新興市場美元主權債券的前景非常看好。非投資等級債券與投資等級債券的利差來到相對高檔位置,隨著美元預期不再強勢、新興市場資產之壓力減輕,我們認為這樣的利差會很快縮窄。即使市場氛圍仍較風險趨避,但從評價面分析,目前新興市場債券之殖利率水準具投資吸引力,較高的利率水準也提供了市場價格震盪時之最佳緩衝。

美元明確走弱之前,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券相較的挑戰較大,目前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券指數與新興市場美元主權債券指數的利率接近相當,但歷史平均之利差約為100個基點,顯示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券的評價面相對較不具優勢,也意味中歐、亞洲和拉丁美洲許多國家並未有快速提高國內利率以捍衛貨幣或抑制通膨壓力。

美元轉弱對新興市場債券價格回升的正面效應顯而易見,後續可持續觀察美國聯準會在2019年的升息步伐及預期變化。

#利率 #價格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