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日前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強調中國大陸對台灣安全的威脅,令人驚駭的是,她在專訪中痛批反對黨和大陸聯手散播假新聞,對台灣民主造成傷害,呼籲台日聯手打擊駭客,甚至把調子提高到台日應進行「安保合作」。癡心妄想的提議,兩天後就被日本外務省斷然拒絕,聲明:「不考慮,和台灣是非政府實務關係。」

身為總統,蔡英文居然對外國媒體指責在野黨,她說:「我們在去年的選舉過程中,確實有一些來自於中國的假訊息,…甚至於和這裡的一些與政府在選舉裡是競爭關係的他方,有一些合作的關係,所以造成在選舉上的衝擊也是有的。」

蔡英文和美國總統川普有一點雷同,就是常鼓其如簧之舌批判「假新聞」,凡是不利於己的訊息全歸為假新聞,三不五時要求立法或修法打擊假新聞。這次告東洋狀的專訪更將在野黨牽拖進來,但這個指控並未舉出事證,究竟大陸網軍如何干預台灣選舉,又跟在野黨如何協作?蔡英文一味作無根據的指控,令人不能不懷疑,她一方面在為去年選舉慘敗找尋代罪羔羊,另一方面則為2020大選發動先期攻擊,企圖塑造在野黨與對岸官方勾結及結盟的假象。

眾所周知,網路時代人人一把號,任誰都可以在浩瀚無垠的網海上傳播或轉發訊息與言論,其中不乏政治狂熱分子或政治組織,刻意發揮網路新媒體傳播特性,傳遞、映射及放大在社會輿論上的威力,其中難免有境外人士參與其事,包括大陸地區與世界各地,都可能有人利用網路、社群媒體及新聞操作,企圖影響台灣社會。網民或政客在傳播通路上散布不實訊息由來已久,過去陳菊選高雄市長時,在投票前夕散播抓到對方發放走路工的假訊息,就是顯例。當前只是新科技火上加油,使得有心人士在網路上操弄假訊息或是網路攻擊行為更加便捷有效。

網路上的政治性操作行為時時刻刻發生,而且無所不在,其所運用的技巧司空見慣,不外捏造謠言、引導風向、擴大爭議、製造對立等,至於是否有內外協力、加工回銷的情事,尚未見諸事證,權責單位和民間各界都應密切關注、謹防並尋求反制之道,但在掌握證據之前,只能保持警戒,而不應無證指控,更不應借題栽贓在野黨。

民進黨政府攻訐「他方」操作網軍誣陷政府和影響選情,行徑班班可考。去年九合一選舉,韓國瑜聲量暴增,聲勢驟然竄起,民進黨放話說韓國瑜接受「館長」直播專訪,聲稱觀看人數飆破700萬,臉書也突破百萬人次觀看,根本是膨風;美國總統川普臉書擁有2500萬粉絲,直播觀看人氣也不過百萬出頭,甚且回應、分享、按讚數量還不如韓。還暗扣韓國瑜紅帽子,指韓的網路聲量IP來自境外,不只日本、韓國、越南、印度等亞洲國家,還包括委內瑞拉、烏克蘭、俄羅斯、墨西哥等國,而且推文完就隱身,懷疑有假帳號機器人或境外網友加持。這種說法和蔡英文在《產經新聞》專訪中對在野黨和中國網軍聯手的指控如出一轍。

誠如蔡總統先前說,「只要罪證確鑿,我們一定嚴辦到底!」面對日益嚴重的假訊息流竄,當然應該建立完整有效的資安體系,也應嚴密注意是否有來自大陸或其他地方的境外勢力,散布假訊息而危害民主。但任何防制措施都應以不危害新聞與言論自由為前提,一分證據說一分話,不可任意汙衊無辜「他方」。

政府是否應管制不實資訊在網路世界流竄,已成為各國爭論的議題,目前仍存在著諸多歧見。但網路科技的高度發展,同時也大幅提高了政府審查與控制輿論的能力,政府散播不實資訊攻擊或箝制反對者,更是屢見不鮮。基於這層顧慮,在討論反制假訊息和境外網軍的同時,如何限制政府運用網路科技戕害人民的基本權利以及言論自由,可能更為重要。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