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世矚目的川金二會罕見脫稿演出,川普在會談最後一刻拂袖而去,還抱怨朝方要價太高,不僅金正恩顏面盡失,全球輿論更是瞠目結舌。儘管雙方都諱言失敗,但朝核問題的解決暫時無解。習川會月底即將登場,儘管相關訊息顯得樂觀,但川金二會的意外結局,應視為習川會的警訊。

自上世紀末以來,各國領導人頻繁穿梭於各類型外交舞台。元首外交主體地位高、政治傳播力強、直接效果顯著,已成為外交活動的常態與主流。兩次川金會雖一波三折,河內會晤還鬧得不歡而散,卻不能遮掩元首外交的獨特魅力。

元首外交具有強烈的象徵意義,川普和金正恩力排眾議,讓美朝兩個死對頭元首握手言歡,本身就值得大書特書。元首外交的現實價值也不容小覷,儘管輿論對川金會的成果不乏詬病或嘲諷,但不可否認,川金二人握手言和,劍拔弩張甚至一度走到戰爭邊緣的美朝關係,已大大緩和。然而,正如川金二會所暴露,領導人親自出馬並不意味一定馬到成功,元首外交的風險不容忽視。對習川會而言,川金二會至少提供以下兩點啟示。

第一,元首外交的成功,幕後官僚團隊的前期工作非常重要。領導人在鎂光燈下閃亮登場的背後,其實是雙方中低階官員的默默付出。新加坡川金會之所以能取得成果,是建立在雙方各層級工作團隊前期反覆溝通,協商一致的基礎上的。川普和金正恩在獅城,很大程度上就是一場水到渠成、行禮如儀的外交秀。川金二會的籌備從事後諸葛角度看,明顯過於倉促,當領導人見面後要對關鍵問題拍板時才發現,彼此立場差距實在太大。

川金會如此,習川會亦復如是。過去習近平與歐巴馬或川普會晤後,中方一般都會公布洋洋灑灑的成果清單。要知道,在極其有限的寶貴時間裡,兩國領導人怎麼可能談出這麼多事無巨細的成果?顯然絕大多數成果都是雙方工作團隊事先達成的,只是由領導人見面時加以確認和宣布而已。這就要求本次習川會的中方團隊必須更加專注於峰會籌備,進一步加強與美方的對接,從而確保習川會有可以宣布的成果。

第二,領導人的個性和談判技巧也可能左右元首外交的命運。川普是一位特立獨行的非典型美國總統,自詡精通談判的藝術,並且善於不按常理出牌。如果換一位美國總統,即使談判結果不盡如人意,也很有可能按部就班完成既定議程,最後發表一份敷衍輿論的宣言來掩飾分歧。但川普就是不走尋常路,完全不顧金正恩的感受拂袖而去,並且堅信「沒有協議勝過一份糟糕的協議」。

吊詭的是,雖然川普在第二次川金會中無功而返,民主黨也在峰會期間在川普後院點火,但美國朝野卻異口同聲支持川普放棄簽署《河內宣言》的決定。原因是美國主流輿論普遍不相信金正恩有棄核的誠意,認為川普果斷退出談判是維護了美國的國家利益。

無獨有偶,如今美國精英對華認知趨於消極,強烈要求納入「強制執行機制」,理由也是不相信中方有誠意改變不公平的貿易現狀,並推進結構性改革。川金二會無果而終後,已經有人在呼籲川普向中方施壓,迫使中方滿足美方所有條件,否則就如法炮製,寧願習川會徹底談崩,也不接受差強人意的協議。

中美關係史上曾經發生過類似一幕,1999年4月大陸總理朱鎔基在中美關係不佳之際訪美,希望與美方達成加入《WTO》協議。但柯林頓總統臨時接受鷹派建議,在談判中發動突襲,試圖迫使中方作出更多讓步,最終雙方不歡而散。只不過柯林頓還是一位「典型」的美國總統,雖然與朱鎔基沒有達成入世協定,還是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令中方找回了一些顏面。川普屆時一旦暴走,會不會給他的「好朋友」習近平保留面子,就難預言了,大陸需要做好充分的預判和預案。

經過川金二會的「洗禮」,中方不僅要善於把握元首外交的機遇,也要洞察其風險。如果月底習川會只是為了簽署經貿協議,不涉及戰略層面的重要成果,習近平不一定要親自參加,不妨考慮由總理出席。

正如《紐約時報》的分析,「最高領導人級別談判一旦失敗,可迴旋的餘地就很少,因為再沒有更高的上級可以介入,從而達成妥協,挽救協定」,後果非常嚴重。

#川普 #金正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