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抗議與譴責都是極嚴肅與嚴重的行為,預示國際紛爭將起,故而一般國家即便使用此等詞彙,皆極謹慎。相形之下,我外交部日前對國內二媒體就駐新加坡代表參與高雄市長訪問活動的報導,斥為抹黑及「無情的言語施暴」、「令人齒寒」,而表達「最嚴正抗議,並予嚴厲譴責」,令人驚訝。

平情而論,上述媒體的報導或不無可議,但外交部似視國媒如外敵,加上前些時外長數度親上火線為口譯哥的人事案曲意辯護,與日前「爆氣」回嗆僑選新科立委要她「拿出良心來」,似可看出一個對內極為強勢的外交部,但它主要職司對外,這方面的作為呢?

僅舉我無法出席世衛組織疫苗會議案為例。據報導,外交部對之只表示「嚴正不滿」,並著駐日內瓦辦事處提出抗議,外長也僅表示「高度遺憾」,但本案事關所有國人衛生權益,外交部反應的程度,反而相對低調。

本案令人質疑處也不少:一、台北飛北京航程僅3小時多,就算當日凌晨才接到邀請,如可趕去參加部分議程也還值得,為什麼不去?二、為什麼會議過了10天,中共打壓的新聞才爆出來?三、疾管署表示去年12月就提出專家名單給外交部去申請,既然半天沒下文,有沒人去催辦呢?兩部會是否早有警覺準備?四、外交部老說有多少理念相近國家支持我們,去年WHA開了54場場外會議,但這次有誰幫了忙?

第五點最不可思議,就是疾管署為什麼自己不直接申請呢?莫忘2009年元月WHO幹事長辦公室主任Bernard Kean與當時疾管局郭局長完成換函,雙方就「台北衛生當局」如何參與《國際衛生條例》(IHR)下的互動做了具體安排,WHO同意我疾管局可與之作直接專業互動,根據網站可查到的外交部資訊,兩年半互動即約200多次,則10年所積還不夠疾管署找一直接管道,至少掌握申請案之進展,另方面知會外交部,與之共同努力嗎?

更不可解的是,我們外長在答詢時不但完全沒提這有利於我的2009換函,反而老提WHO在2005年5月與中共祕簽限制我們參與的MOU(前者應可據以要求抵消後者),更以「不接受矮化」的原則問題稱,因邀請須中共同意,故即使來得及也不去。這就茲事體大了,今天哪個重要國際組織,不管有沒有祕密MOU,能不先經中共同意或默許,就逕邀我們?照此一標準,就算今年WHA的邀請函早早送到,我們也不去,其他聯合國機構會議,受邀也都不去?

很難想像蔡政府「踏實外交」還有這種「不食周粟」的精神,這不是要我們的對外關係都「餓死在首陽山」?從另個角度看,我們不去北京會議,誰最鬆口氣?以兩岸關係如此之壞,如果還能有台灣官員到首都之地參加聯合國專門機構的會議,中共外交部跟衛生部怎麼向黨中央交代?我們不去,豈不正中人家下懷。

自WHA兩年拒我之後,一般國人大概都以為已與WHO絕緣。今若忽有一則新聞「我官員及時登陸北京,出席WHO疫苗會議」,可以想見對外交連敗卻無計可施的蔡政府,是何等難得。而今天最大的問題,仍是台灣人民是否因這次缺席而衛生權益受損,又如何補救。不知勇於對內的外交當局,要如何與衛福部向2300萬國人交代了。

(作者為前駐美代表)

#外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