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吧台後方的層架上,擺放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威士忌。(取自小後苑Backyard Jr.臉書)
位於吧台後方的層架上,擺放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威士忌。(取自小後苑Backyard Jr.臉書)
小後苑Backyard Jr.管理幹部黃士豪。(涂育晨攝)
小後苑Backyard Jr.管理幹部黃士豪。(涂育晨攝)

對「小後苑Backyard Jr.」管理幹部黃士豪來說,酒吧是人生休息站、是世外桃源,「對於客人,我只是一個Bartender,不會與他的正常生活有交集。」客人在酒吧裡可以大膽宣洩情緒,離開後,回歸正常生活,一切彷彿從未發生,「每個來到這裡的人都是有故事的。」

定位為威士忌博物館

「當初接觸Bartender這份工作,其實要從大學時期說起。」黃士豪緩慢的聲調,讓時光倒流,當時的他是平凡大學生,面對未來充滿著迷惘,只因當時對威士忌產生興趣,一次的因緣巧合,讓他認識「後院,Larriere-cour」的老闆,也得到這份工作。

「後院,Larriere-cour」位於安和路二段,開業已19年,是擁有2000款各式威士忌的博物館,而黃仕豪目前所在的小後苑Backyard Jr.,則位於信義商圈A9的3樓,與前者相同,皆是威士忌博物館。黃仕豪說:「因為要配合百貨業者的開閉館時間,所以在這裡我們推動『Zoe why not』的健康飲酒精神、白天飲酒的時尚。」

黃士豪在這兩間店都服務過,坦言由於營業時間影響或客源不同的關係,他還是比較喜歡後院的氛圍,「我們想將品酒文化推廣,但對台灣來說很難,尤其是拚酒文化,觀念上都已根深蒂固。」他舉例,對西方國家來說,中午喝一杯再回去工作,反而能因放鬆而增加工作效率,反觀在台灣受社會風氣影響,白日飲酒容易造成觀感不好。

吧台兩側的平行人生

吧台兩側的世界,被常刻板象徵著輕浮的酒杯與酒精分隔,但黃士豪工作中印象最深刻的事,仍是愛情,「是香港遊客的求婚,當時女方跟閨蜜一起來台灣玩,結果在女方不知情的情況下,男方尾隨在後並與女方閨蜜串通好,要閨蜜們晚上帶女方去酒吧,男方同時也聯絡酒吧,我們還為此特地幫他布置場地。」最後在沒包場的情況下,完成了那次求婚;只是明明是件喜事,黃士豪話語間卻帶著一絲惆悵,或許正如同他先前所說的,Bartender注定不會與客人的正常生活有太多深刻交集。

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工作 #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