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墨西哥邊界城市的低薪工廠,近來掀起一陣罷工潮,反映在墨國與美加簽訂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墨國政府計畫修法,賦予勞工更多權力與資方談判。

■Many see the strikes as an early indication of revival of labor demands in Mexico.

過去1個月,與德州Brownsville接壤的墨西哥邊界城市馬塔莫羅斯(Matomoros),115家出口製造公司有超過70家公司、約3萬名員工進行罷工,要求調高薪資20%與約1,700美元的一次性紅利。

受惠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在25年前簽署,墨國靠著低工資,很快就躋身為全球製造業中心。特別是位於馬塔莫羅斯的多數工廠,是造就北美汽車業供應鏈的重要部分,該地區廠房主要生產汽車後視鏡與方向盤等零件。

在勞工密集工廠,也被外界稱為「墨西哥美資工廠」工作的勞工,平均時薪2美元,遠低於美國工廠勞工所賺的21.5美元。

專家指出,該地工資低廉,與墨國缺乏獨立工會脫離不了干系。不過在墨西哥於2018年11月與美國、加拿大簽訂的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USMCA)後,該情況恐怕生變。在新協定中,特別將更嚴格的勞動法與工作環境涵蓋在內。

總統積極提倡調高工資

還有人也視這次罷工是墨國勞工需求復甦的初期跡象。左翼總統羅培茲(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上任後,他積極提倡調高工資與改革勞動法,令勞工進行集體談判能更有效率。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勞動專家布薩斯(Alfonso Bouzas)表示,「在羅培茲總統上台後,墨西哥的政治環境轉而對勞工有利。」

最近幾周,馬塔莫羅斯已有40家工廠接受勞工提出加薪的訴求,並帶動十幾家包括生產軟性飲料與超市等公司等勞工也開始計畫他們的罷工行動。

如此勞資糾紛也蔓延到Reynosa與Ciudad Victoria等其他工廠。至於在於東北的Tamualipas的勞工也與資方協商調高薪酬。

近30年來最嚴重罷工

過去幾年,墨西哥的罷工行動並不多見。根據該國政府數據顯指出,2017年全國只有17次罷工。至於最近在馬塔莫羅斯的罷工,則是近30年來最嚴重的情況。

在馬塔莫羅斯的雇主團體Coparmex負責人韓納德茲(Juan Carlo Hernanez)卻憂心表示,「我們正進入不確定時期,(罷工行動)嚇得外面投資望之卻步。」

他還補充,已有4家公司取消在該城市設廠的行動。

馬塔莫羅斯的罷工時機是在羅培茲總統2018年12月調高全國最低工資16%,並把邊界工廠勞工薪資增加1倍到時薪9.3美元後。

另外,目前正在研擬的勞動立法,也需要工會證明他們有資格代表多數勞工,才能簽署集體談判的約定。工會領袖與公司高層過去經常在沒有勞工同意下就簽訂合約,大部分勞工甚至沒有選舉工會領袖的權利。

在美國川普政府要求下,墨國目前修訂的勞動法預計將在5月前通過。川普過去曾批評墨國的低薪是不公平的競爭。

勞工法的修訂對墨國溫順的勞工行動是一大挑戰。該行動長久由墨西哥勞工協會所主導,該協會是墨國最大勞工保護傘組織,也是在20世紀多數時間統治墨國的墨西哥革命制度黨支柱之一。

#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