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羽松》,油畫,10P,2019年。 圖片提供潘蓬彬
《落羽松》,油畫,10P,2019年。 圖片提供潘蓬彬

德國藝術家波伊斯曾說:「人人都是藝術家」。他認為,創造力並不是藝術家的專利,藝術並不只是藝術家的作品,而是人的生命力、創造力、想像力的產物。

熱愛鄉土風情,相信眼中見到才是最美的文人畫家潘蓬彬,本周二(5日)在台北市博藝畫廊舉辦《存在,拒絕論述的自在》個展。潘蓬彬在國內畫壇相當活躍,不僅身兼台灣美術協會、中華圓山畫會、後立體派畫會及貓頭鷹藝術協會等多項繪畫組織的常務理事,更曾任教職於國防大學應用藝術系、台灣科技大學建築系等,並擔任新北市淡水社區大學校長、台北市北投社區大學創校校長職務,作育英才、推廣美學的使命感,讓他直到現在還不時帶著學生上山下海「寫生」。

化視覺景象為繪畫語彙

潘蓬彬是學院派職業畫家,最愛台灣的山水風光與鄉土人文,在他印象派風格的畫作中不難看出,他對家鄉有著濃郁的情感及宏觀的眼界,而33次的個展更讓他的作品充滿詮釋性及豐富的生命力。潘蓬彬早期受教於知名畫家郭道正,他說受老師影響最大的就是長年作畫或教畫堅持現場「寫生」,因為透過寫生可以將視覺的景象轉化為繪畫的語彙。筆下的物景往往是創作者從心靈召喚出來的投射,所以看潘蓬彬在風景及靜物上的表達,會有種雲淡風清,充滿幽雅的抒情與浪漫之感。

本次展覽由3個主題建構出來,首先是「我在其中/被包容的存在」。它反應出在大自然與四季變幻莫測下,似唯有中國古代哲理中的「天人合一」可精妙的解釋。潘蓬彬說,世界和我們的處境的真相,最清楚地反映在茫然的心理不安或恐懼的瞬間。主題中作品之一《落羽松》取景於台北原住民文化主題公園裡新栽的小林子,緊鄰湖畔,天光水影,風姿翩翩。畫中把落雨松的美,存在於一縷暖暖的熠耀繽紛,投射出淡淡的暮日情懷。

「凝結與解放/美,原本實在」是畫如其名的第2個主題。潘蓬彬解釋,所謂凝結,指的是圖像被畫筆凝結的瞬間,形體、時間、空間的存在,成就了個體生命的豐富總和。所謂解放,無疑源自於艱難的中西文化差異與歷史進程,在舊與新的衝突中,堅定的美學哲思,方不負原本該有的實在。對應主題中作品之一《艷》,不僅突顯出靜物畫承載著人們對於幸福人生嚮往的獨特魅力,題材內容更是貼近一般民眾對美感經驗與生活環境。潘蓬彬成功的表達作品內在的意涵與真實,也集成整個創作時點滴的情感歷程,畫面語言就是「實在」。

畫作既不詮釋也不論述

最後的主題「點綴歷史的偶然/經過,才懂自在」。潘蓬彬認為,拘泥,只會深陷其中而忽略了許多事。畫筆下的那一瞬間,我們已然處身其間。他說,接受生命中的偶然,點綴生命的色彩,經過,令其變得豐富又有意義,潤澤了的人生不再枯槁。橫看這系列作品之一《西門町》,從繁華到漸衰,再從式微中浴火,找回熙熙攘攘的人潮與往日的榮光,對應歷史的偶然與經過,竟有種發思古幽情之感。

針對為何展題名為「存在,拒絕論述的自在」?潘蓬彬表示,21世紀的所有藝術門類,都有一個特性為需要「詮釋」。他說,無力充實自己的「形式」,只好向外借行當,其實自己心裡大概也狐疑吧!所以我不詮釋,也不論述。我能看見而且親近的視象已是十足的養分,在真實的美面前,即便你說我遠離當代,我一樣自在。潘蓬彬除展出數十幅油畫外,3月16、23、30日還有不同主題的藝講堂,有興趣的民眾不妨親身體會這場理性及感性兼具的藝術饗宴。

藝術典藏圈

【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藝術 #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