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向來是中美經貿摩擦的主角,更在近期中美貿易談判中列為重要議題。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10日表示,中美在談判中針對貨幣自主權等四大議題上進行討論,並已在許多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共識。易綱表示,人行基本已退出對匯市的日常干預。

在2018年12月阿根廷「習川會」後,中美經貿團隊展開三次高層級談判。外媒稍早披露,美方將人民幣匯率列入談判議題,意在阻止中國透過人民幣貶值來沖抵美方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造成的損失。值得注意的是,易綱參與最近的中美貿易談判,人行行長親自出馬也凸顯匯率議題在談判中的重要性。

易綱10日在大陸全國人大會議的記者會上,首度披露中美貿易磋商在匯率方面的談判細節。易綱表示,討論涉及四大重要議題:第一,雙方討論如何尊重對方的貨幣當局在決定貨幣政策的自主權。其次,雙方都應堅持市場決定的匯率制度原則。

第三,雙方都應該遵守歷次G20峰會承諾,例如不進行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且雙方就外匯市場保持密切溝通。最後則是,雙方都應該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的數據透明度標準來承諾披露數據。

易綱說:「雙方在許多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了共識」。他並強調,中國絕不會把匯率用於競爭的目的,也不會用匯率來提高中國的出口,或者進行貿易摩擦工具的考慮,「這是我們承諾絕對不這樣做的」。

另外,在人行的匯率政策上,易綱表示,首先堅持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匯率形成機制,即匯率由市場決定。他指出,人行已經基本上退出對匯率市場的日常干預。匯率市場的波動和一定程度上的彈性,對整體經濟是有好處的。

其次是維持匯率彈性。易綱說:「匯率穩定不代表匯率盯死了不動,匯率必須要有彈性,有個靈活的匯率形成機制,才能起到自動穩定器的作用」。

對於人民幣走勢,易綱表示,這些年市場機制不斷形成和完善,企業和民眾對人民幣匯率彈性已越來越習慣,外匯市場的風險對沖工具也越來越多。隨著市場工具的增多和完善,各界對人民幣的預期也越來越穩。易綱舉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現在已升值至6.72元,這個過程中反映了市場越來越成熟,預期也越來越穩定。人民幣在2018年10月底曾貶至接近7關口。

#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