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網銀大事紀
純網銀大事紀

前言:最晚2020年底,台灣首批純網路銀行即將開業,這是台灣金融史上首見只有總行及服務中心、所有金融服務必須靠網路、行動裝置。金管會主委顧立雄當初說開放意旨是希望純網銀發揮「鯰魚效應」,攪亂一池金融春水後,讓台灣金融市場發展更快、加速導入更多金融科技服務,但純網銀在申請階段就引發各家競逐,未來又將如何與傳統金融機構競合,對台灣金融市場而言是小清新還是霾害?本報透過專題,讓市場可更清晰窺見三家籌設團隊的藍圖。

純網銀對金管會前後任主委來說,應算是「彼之毒藥、我之蜜糖」,早在2015年時金管會就曾研議要不要開放純網銀,當時主委曾銘宗一向對金融業務抱持較開放的態度,但研究數月後,曾銘宗決定「暫不開放」純網銀,當時的理由即是恐出現「鯰魚效應」,對台灣金融生態「產生很大的破壞」,直接衝擊39家國銀及16萬員工的工作權,必須先給國內銀行及員工轉型的時間,不能隨意就開放。

隨著政黨輪替、金管會主委換人,金管會在顧立雄任內派員赴日、韓等考察純網銀,研究結果是純網銀營運成本約是傳統銀行的1/6,但必須要靠高利率存款吸引客戶、提供比傳統銀行更低利率放款或更快速核貸等方式,才可能勝出,若開放純網銀的設立,勢必造成傳統金融市場動盪,甚至可能出現殺價競爭、銀行經營不善退出,並可能出現跨產業與跨國風險。

但顧立雄在銀行局五大建議方案中選擇了最開放的方式,即直接開放全業務的純網銀執照,理由是希望純網銀發揮「鯰魚效應」,加速台灣金融市場的發展,同樣的「鯰魚」,曾銘宗認為恐有極大負面效果,顧立雄卻覺得對台灣金融業會有刺激成長的效果。

因為政策訂定當下國銀只剩下38家,湊個整數後,決定釋出兩張銀行執照,金融機構的持股比率由50%,最後讓步為40%,可由非金融機構主導,且在純網銀執照上打破顧立雄上任後堅持的產金分離、金金分離等概念。

開放純網銀執照對金管會來說,是一種宣示,強調監理機構擁抱金融科技,鼓勵銀行也加速引進相關技術,改變傳統實體分行服務模式,去滿足新世代客戶的需求,顧立雄曾表示,純網銀沒有實體分行去接觸客戶,勢必要用網路、App(行動應用程式)去搶一般銀行平時接觸不到的客戶,用不同於傳統銀行的經營模式,大約三年的時間才可望獲利。

但開放純網銀對金管會亦是一種挑戰,未來純網銀可能提供高利存款搶客,可能有更多新科技經營模式,快速成交等,金管會的監理是否能跟得上,對於純網銀造成的連鎖效應,如金融市場更加競爭,有銀行可能會被迫退出市場等,是否已有因應之道?

最後是如何審出最終的執照?該給國家隊?給高知名度通訊軟體?還是給曾有成功經驗的日本專家?在台灣都會引來不同的批評聲浪,各團隊亦運用各種方式角力中,值得注意的是隨著澳盛銀行轉為在台分行,國銀將只剩下37家,湊出的整數,將不限二張執照。

#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