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前的初夏,我在富士康的深圳龍華廠,親眼看到郭台銘在全世界的記者面前,露出狼狽神色。

那是2010年的5月,全球都在關注富士康大陸廠區,竟有兩位數員工跳樓!這麼多年輕生命轉瞬即逝,就連蘋果創辦人賈伯斯都特地關切。

為了回應中國官方與歐美客戶,以及勞工組織的百般詢問,郭台銘在當年的5月26日首度開放龍華廠,讓中外記者一次看個夠。

當天中午在廠區內,郭台銘也揮汗接受記者百般「拷問」,臉上看不到慣常的霸氣。

確實很難回答啊!直到現在,誰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有這麼多花樣年華的小男生與小女生,選擇進入了富士康打工,不約而同的,選擇從廠區大樓跳下來。

鴻海的補救做法之一,是在很多廠區大樓設置網子,從樓上跳下來的員工,會被網子承接住。

9年後,鴻海的兩位數員工跳樓事件,已經被淡忘。記者也不會再撚虎鬚,追問郭台銘,他心中到底做了哪些反省。

針對微軟控告專利費用爭議,郭台銘親上火線在3月12日於土城總部召開記者會。

除了興訟的微軟之外,提問的聯合報系代班記者,反倒也成了主角之一,還惹得郭董回嗆,「我從此再也不回答聯合報系的問題!」

確實霸氣!郭董的超級好朋友,美國總統川普也一度撤銷CNN名記者進入白宮的採訪證,1966年詹森總統也曾對《國家》記者,祭出同一手段。

當然,強人們對於媒體的監督與提問,確實擁有不開口的靜默權力。

公部門更可以用行政手段,讓記者產生寒蟬效應,民營企業的老闆,也可以列出不友好的媒體「黑名單」。

回顧2010年的跳樓事件,鴻海極其糟糕的危機處理,在事件初期卻完全無人能公開說明,造成兩岸媒體皆以窺視,甚至是狗仔隊的採訪方式,負面報導跳樓新聞。

就像是擠牙膏一樣,跳樓事件每天都有不同媒體的臆測與傳言,鴻海官方卻毫不出面講清楚、說明白。在兩岸、乃至於全球都關心這起事件進展的前提下,媒體報導方向自然理不清,人心愈來愈亂。

直到龍華廠的記者會上,郭台銘公開對媒體3鞠躬,希望不要再發生「維特效應」!對於自殺的模仿與渲染,各國主流媒體對於相關報導,本來就有自律準則,這肯定不用郭台銘擔心。

可惜的是,在跳樓事件前後,媒體與公共關係,迄今仍是鴻海的短板,尤其他在兩岸曾經告過3家媒體或記者,還親手在股東會上撕了報紙,也是全球企業公關史上的經典畫面。

2006年,大陸《第一財經日報》的記者寫了一篇揭露鴻海是血汗工廠的報導,〈富士康:機械罰你站12小時〉。郭台銘曾對《工商時報》記者祭出假扣押,此次則是直接對撰稿的記者以及編輯求償3千萬人民幣,並凍結銀行存款、房產及車輛等訴訟方式。

《第一財經日報》隸屬上海文廣,是動見觀瞻的財經媒體,上海文廣更是中國官方極具份量的傳媒文化集團。幸好,雙方很快就和解了。

郭台銘曾說,鴻海的生意不需要媒體,「只是地瓜大了,大家就要來看。」如果這仍是鴻海的公關策略初衷,肯定仍然無解,郭董還是自己辦《鴻海日報》,領銜大罵微軟就好了。

(作者為幣特財經暨KNOWING新聞總編輯)

#龍華 #鴻海 #微軟 #媒體 #事件 #兩岸 #郭台銘 #跳樓 #富士康 #廠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