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室主任薛力表示,義大利加入「一帶一路」具有強烈象徵示範性意義,打開了歐盟及西方的大門。(記者張國威攝)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室主任薛力表示,義大利加入「一帶一路」具有強烈象徵示範性意義,打開了歐盟及西方的大門。(記者張國威攝)
大陸遠洋貨輪啟程航向希臘、義大利、法國及西班牙。圖為2018年7月27日,「中遠荷蘭」號貨櫃船在上海洋山深水港進行裝卸作業。(新華社)
大陸遠洋貨輪啟程航向希臘、義大利、法國及西班牙。圖為2018年7月27日,「中遠荷蘭」號貨櫃船在上海洋山深水港進行裝卸作業。(新華社)

義大利即將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MOU),成為歐盟首個與中國展開「一帶一路」經濟合作發展的國家,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戰略研究室主任薛力14日接受《旺報》專訪時表示,義大利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具有比較強烈的象徵性意義。

薛力表示,義大利是西G7成員國之一,成為繼英國突破美國反對,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後,第一個與中國展開「一帶一路」經濟合作的西方發達國家。具有象徵示範效應,讓「一帶一路」在西歐又擴展了一步。

有否骨牌效應再觀察

但薛力也指出,不需過度高估義大利願意與中國展開「一帶一路」合作,因為義大利在歐美的影響力整體不如英國,各方面所能發揮的示範效應也比英國弱,而且目前義大利是由具強烈民粹主義色彩的五星運動黨與聯盟黨執政,義大利總理孔蒂通常被看做是副總理兼經濟部長迪馬約的魁儡。五星運動黨與聯盟黨在歐盟算非主流政黨,其與中國接近主要是為了經濟利益,這些利益可能是歐盟給不了的。而發展經濟是執政黨面臨的最大壓力。

至於義大利與中國合作,是否會在歐盟內部形成與中國展開「一帶一路」合作的骨牌效應?薛力認為,這個可能性低於百分之五十,英法德等歐盟發動機目前仍然與保持比較密切的聯繫,不會輕易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目前透露的信息看,歐洲最有可能效法義大利的是馬爾他。

陸不求西方加入帶路

薛力說,雖然義大利的示範效應沒有英國這麼強,現在的義大利也不能代表G7的主流,但中國以「一帶一路」倡議的方式,不重覆西方歷史上在海外拓展利益的方式、以和平方式拓展海外利益,整體上西方沒有理由反對,只是心存疑慮而已,這需要用時間與更多的實踐來化解。中國歡迎但不祈求西方國家加入「一帶一路」。

薛力表示,西方包括美國對中國「一帶一路」的大規模、大數量發展項目一直抱存高度懷疑,認為中國有些項目根本不賺錢,那到底想做什麼?與美國通常只提供安全幫助、很少在經濟發展上幫助發展中國家不同,中國的做法是傳授發展經驗並提供貸款、技術、教育等方面的幫助。西方人看不懂,是因為不理解中國人的天下治理理念,而這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改變。

#經濟 #中國 #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