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上映的《逃出絕命鎮》以450萬美元(約1.4億台幣)的成本在全球創下2.55億(約79億台幣)票房,且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導演喬登皮爾(Jordan Peele)是喜劇演員出身,所以堅持拍出來的電影要充滿彩蛋,他認為新作《我們》想說的是:「我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喬登說:「不僅個人,一個團體、家庭、社會、國家、世界,我們都在害怕那些要來殺害我們或奪走我們工作的神祕的他者,但其實我們真正害怕的是我們所壓制的東西:我們的罪、我們的內疚。」他感嘆現代社會上,很少有人能夠在遇到問題時,懂得把責任歸咎在自己身上。

喬登認為他拍的電影都在傳遞一些「不可言說」之事,《逃出絕命鎮》就是為了回應歐巴馬時代關於美國後種族的討論,即使他知道這只是幻想與一廂情願。《逃出絕命鎮》上映正值美國總統川普剛上任,外界以為喬登神預測了政治局勢,但他否認:「那部電影是對那個時代的反映,完全不是神預測。」

#導演